窗外,王晶

心悦文摘 2016-10-18 01:39:04

【散文】窗外\/ 王晶


    作 者 简 介  

王晶,山西洪洞人,散文小说诗歌散见于《心悦文摘》、《作家导刊》、《作家在线》、《当代作家》、《现代诗歌》、《齐鲁文学》、《东方散文》、《东方文苑》、《同步阅读》等微信公众平台。


窗   外

 

一场秋雨过后,空气开始变得潮湿阴冷。没有阳光的照耀,屋子内外呈现出死一般的沉寂。就连人,也变得无精打采。

此刻,我只能坐在母亲的床前,倚着冰凉的墙,看着外面,略带雾气的湿漉漉的世界。

一只麻雀从电线杆上飞下,停落在窗前堆积的玉米上。它跳来跳去,找寻潜藏在玉米里的虫子。就在它专心找寻的同时,不远处,又停落了另外几只它的同类,甚至是它的家人,也未可知。

一阵秋风吹过,树叶开始呼呼啦啦,纷纷跌落。有的跌落泥滩,沾满一身冰凉。有的跌落烟囱,陷进无边的黑暗。还有一些,不经意地跌落在玉米上,瞬时吓得几只觅食的麻雀,扑棱着翅膀,又飞回了电线杆,观望。

雨后,一切都显得荒凉。窗子正对着的那条路,是窗外唯一的一条路,也是从窗户里,能看到的唯一的世界。此时已鲜有行人足迹,仅有两道轿车碾压过后的轮胎印清晰地躺在那里,以此证明它的存在,孤独而又略显傲慢。

我更怀念晴天时候的路。整条路热闹而充满生机。各种颜色的衣服,各种身材的人们,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能把单调的窗子装饰得很富有,就如同不断变换色彩的画卷。

只是现在已进入秋季,树叶都变得枯黄。若是在前几个月,正值夏季时,那才好,翠绿霸占了整个窗户,从窗户向外望去,彰显的满是生命的活力。倒也赏心悦目。

我能看到的这极小窗外的方寸之地,却是母亲所有的外部世界。

时间再往前就回到一年前。那时,我没有这样向窗外看过。

那会母亲尚能勉强走路。她的视野远不止这狭小的窗外。

春的田野里,小麦何时泛青,拔节,野草又是何时从酥软的土里钻出,哪天杏花开始绽放……这些,她都比我清楚。她的脚尚能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

再往前,我们还没有搬来现在的新家。母亲还逞强在农田忙碌。她以为通过锻炼,也许身体会恢复到生病之前。

她这样认为了,我们也这样认为了。

索性就让时光继续倒流。

母亲的胳膊没了力气。吃饭拿筷子,这样简单的动作,做起来已觉困难。随即去了北京最好的医院,却被告知,目前国内外都没有好的办法,建议回家疗养。我们终是心有不甘,第二次去北京,却又遇上医托。

那时我们现在居住的房子正在施工。母亲一咬牙,搁置治疗,先盖房。后来,再做检查,身体更为不适。

往前吧。

母亲在北京一家中介公司找到一份做保姆的工作。有一天,她说总感觉胳膊疲倦,困乏。去医院,做了相关检查,医生建议住院治疗。当时母亲一个月挣1200元。她,选择了回家。

……

如果就此打住,时光倒回至这一刻,母亲当时住进医院,做了检查,接受治疗,结果会不会逆转?母亲是不是就会康复,像从前一样,在地里种上黄豆,种上大葱,还有萝卜,锄草施肥收获?或者不做农活,只是安静的待在家里做好饭,等着我们回来,就像小时候那样?要不然,就什么都不做,就只是好好的,在时光里等着我们……还会吗?

时光非但不能倒流,还在一如既往的赶路。路过一个白昼,又遇到一个黑夜。漫天的飞雪过后,又迎来树叶凋零的季节。时间,从未想过要停止它的脚步,带着母亲的健康,如流沙,一点一滴,消逝。

母亲从身体不适到现在,一转眼就是五年。五年的时间,妹妹的小孩已挣脱怀抱,满地跑。而母亲,却从健壮变得憔悴。

窗外,又开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滴答滴答。你看,又有三只麻雀怯生生地跳到屋檐下躲雨了。

母亲如是说。

我把头转向窗外。是啊,等明年三月桃花开了,你病好了,我就带你去看。

我给她翻了身子,泪悄悄打在盖在她身上的毯子上,印湿一大片。

【感谢阅读】

《心悦文摘》旨在收集发布精品美文,品读原创佳作,陶冶心灵情操,分享人生喜悦。诚挚欢迎全国各省、市知名作家、文学爱好者授权转载发布原创佳作! 

编  辑:临湖听涛(365542666

公众号:xinyuewenzhai

投稿须知

1、投稿信箱:xinyuewenzhai@163.com

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

3、稿件须为原创作品,切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