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财经,马光远:法律上废除贪官死刑的条件已经成熟

牛小许 2016-10-18 06:46:51

马光远:法律上废除贪官死刑的条件已经成熟

功夫财经

2016-10-18 马光远 功夫财经

文 | 马光远 ☞ 扑腾话最标肿的正经经济学家

阅后即焚

中国既是法律上规定死刑最多的国家,也是实际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多到最后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都被视为国家秘密。

在99.99%的官员根本就不会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情况下,保留死刑,只会给司法腐败留下缝隙,正面意义不大。

通过大量的成本规定死刑条款,但在司法实践中又很少适用,这意味着投入产出的严重不对等,是一种立法上的严重浪费。

今天讲的话题似乎和经济无关,是关于贪官死刑的。但其实,这本身是一个经济问题。了解经济学思想史的人都知道,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法律经济学在反垄断、合同、侵权等领域崛起,法律经济学迅速成长为经济学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支,这是经济学帝国主义在法律领域的扩张和体现。自贝克尔获奖之后,这两年在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竞猜中,我甚至看到了美国的法官波斯纳的名字,说明这个领域的影响力很大。

中国反贪史上最著名的贪官之一,前国家能源局煤炭司的副司长魏鹏远, 10月17日被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魏鹏远官不大,只是一个正处级官员,但其贪腐金额惊人,判决书显示,仅受贿一项,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170911317亿元;还有1.3亿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2014年5月,魏鹏远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时其家中发现2亿现金,重1.15吨,清点这些现金调了16台点钞机,当场烧毁了4台。其在能源局工作六年,平均每天受贿10万。

在魏鹏远之前,受贿2.4676亿的白恩培,也被判处死缓,并判明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这意味着,白恩培有幸成为新中国法制史上第一位被判处终身监禁的人。十八大以来受贿金额过亿的据统计省部级官员有6人:其中白恩培2.4676亿、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 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这六人,无一人被死刑立即执行,事实上,十八大以来,迄今为止,没有一位贪腐官员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魏鹏远案件的判决,在我看来是法律上是否会废除贪腐犯罪死刑的标志性事件。魏鹏远贪腐数额之大,影响之恶劣,都百分之一万满足死刑立即执行的条件,但仍然被以认罪态度好,退赃等理由免死,在我看来,这几乎意味着贪腐犯罪从法律上废除死刑的条件已经成熟。

记得在我读研究生时,正值中国刑法进行第一次大的修改之际,1979年第一部刑法典被1997年刑法典所取代。当时,法律界讨论最多的就是中国如何减少和废除死刑的问题。我当时被这个话题深深的吸引住,积极参与很多研讨。当时刑法界的主流是希望择机废除经济犯罪的死刑,我记得当时大家强调最多的是,中国既是法律上规定死刑最多的国家,也是实际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多到最后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都被视为国家秘密。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废除死刑的情况下,这个身份当然不光彩。1997年的刑法,尽管废除了很多死刑的罪名,但仍然保留了72个死刑的罪名,肯定是世界上最多的,特别是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不可能对贪官从法律上废除死刑。

死刑对贪官有没有威慑力,当然有,看看当年河北第一大秘李真面对死刑如何恐惧就能知道。然而,对于非暴力犯罪不判处死刑已经成为真正的世界潮流的情况下,废除贪腐犯罪的死刑一直成为法学界的主流声音。过去废除死刑,无论是观念,还是民意,恐怕都很难过得去,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从法律上废除贪腐犯罪死刑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

首先,除了极个别的案例,贪腐犯罪其实很少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据统计,从2000年以来,真正被执行死刑的省部级官员只有5人,厅局级官员也是个别情况。大量的都被判处死缓。既然很少适用,只是针对非常个别的案例,死刑存在的价值其实已经不大,对官员本质上没有什么威慑力,因为官员在贪腐的时候,自己清楚不会死。

其次,在99.99%的官员根本就不会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情况下,所谓的死缓不过是无期徒刑的代名词而已。保留死刑,只会给司法腐败留下缝隙,正面意义不大。而且,由于老百姓认为很多该判死的官员没有判处死刑,就会产生死刑就是针对老百姓的这种想法,本质上不利于司法公平。

第三,如果从法律上废除死刑,同时把终身监禁制度做实,对官员的威慑力将远远大于死刑。当然,除了不能减刑、假释,还得规定不能保外就医。从过去看,保外就医成了一些官员逃脱法律惩罚和特权的重要通道。

第四,从经济学的角度而言,通过大量的成本规定死刑条款,但在司法实践中又很少适用,这意味着投入产出的严重不对等,是一种立法上的严重浪费。完全可以用更好的刑事责任方式替代。

基于此,笔者认为,中国在法律上废除死刑的条件已经具备,“官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把防止贪腐犯罪寄托在杀人上,本身就是一种懒政和推卸责任,使得官员的监督机制和长效机制难以建立。在死刑对贪官很少适用的情况下,死刑其实已经成了一个稻草人,是到了该拿掉这个稻草人的时候了。

孔子曾经多次曰

看完别人的文章记得点赞

推荐阅读:

本视频及相关评论文章版权归“功夫财经”所有

欢迎转载分享

商务合作,请回复“合作”

阅读
精选留言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写留言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写留言

    加载中
    以上留言由公众号筛选后显示

    了解留言功能详情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