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 叫 讲理 沟通 结构 对等

touhe 2016-10-18 08:04:26

在中国:有一种幼稚叫“讲理”
2016-09-25 麻胡热推

历尽沧桑存初心,阅尽繁华留真淳,为了遵循内心声音真实的活着,我们曾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但我们确信,遵循心灵的声音才会找到幸福的方向,所以甘愿不断地付出代价。长按下图二维码或扫一扫加小编麻胡为好友,(加过麻胡任一微信的就不用重复添加了)感恩有您一路同行。

作者:杨奇函
来源:作者著 《如果你想过1%的生活》

引言:“有效的宣传不是让人思考为什么需要,而是要让他们感受到他们多么的需要。”

——纳粹德国宣传部长,保罗·约瑟夫·戈培尔

首先,我们再温习一遍“狼和小羊”的故事:狼看见小羊喝水,找碴说:“你把我喝的水弄脏了!”小羊说:“您站在上游,水是从您那儿流到我这儿来的。”狼说:“就算这样,那去年你说过我坏话!”小羊喊:“啊,去年我还没有生下来呐!”狼不想再争辩了,大声嚷:“说我坏话的不是你就是你爸爸,都一样!”说着就往小羊身上扑去。

还记得小学老师怎么教的吗?不要跟坏人讲道理!他们就是要做坏事,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我的祖国》面唱的好: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

某哥们博览群书,三观刚正,从人人网到微博,从微博到朋友圈,每逢热点问题都在论战第一线。然而半年来他的朋友圈很安静。最近台湾大选闹得很凶,我好奇问他:“帝吧都出征了,你咋还这么淡定?”他说:“少年,你撕多了就懂了。操控网民靠的是情绪,不是逻辑。这么多年撕X经验告诉我,网上讲理,身不由己;不和稀泥,必死无疑。”

一入网络深似海,从此理性是路人。平生只有两行泪,半为脑残半女神。任你是雄才大略,苦口婆心,伶牙俐齿,凤毛麟角,想在网上跟人家讲理,唯有死路一条。

某怪人来到孔子学生们面前问:“一年有几季?” 弟子们道:“四季of course。”此人坚称一年只有三季,双方开撕。孔子问询赶来,端详此人说:“哥!一年的确是三季,我们无知!”屌丝听罢满意离去。见此人远离,孔子对弟子们说:“此人是蚱蜢精,蚱蜢是过不了冬季的,它一生只有三季!你们跟他讲个毛道理!”众弟子大悟。

后人杜撰的这个孔圣人的段子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真正成熟的个体,一根杰出的老油条,就是要懂得:给狗让路,不丢人!

如上,我们很多时候,真没必要“讲理”,或者说我们不仅仅要着眼于“道理”。然而,日常生活中,我们恰恰爱“讲理”。比如,批评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会说:“你怎么不讲道理”;夸奖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会说:“他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讲到某个行为规范的时候,我们会说:“老理(儿)说得好”;评定双方对错的时候,我们推崇“以理服人”。

受过良好教育,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及以上的人,在面对偏激论调或愚昧行径等个体认知破裂的时候,以及共识危机或突发事件等社会舆论风暴的时候,只爱“讲理”,倡导“理性”,“客观”,“公允”等等,他们强烈倾向并参与到社会理性捍卫和建设中来。

他们有一种责任感:教化愚昧的对方乃至开启民智是他们作为文明人的义务;他们有一种优越感:作为文明人他们有资格和能力来教化和启发眼前的傻X乃至乌合之众;他们有一种成就感:通过他们的努力和战斗,无知愚昧的对方或者民众有所进步和成长。

然而,对于责任感来说,很多时候是“自作多情”;对于优越感来说,很多时候是“自以为是”;对于成就感来说,很多时候是“自惭形秽”。当很多人耗尽全力对着他认为愚昧无知的对象耍尽十八般武艺的时候,他会惊恐的发现,他的一切努力都那么苍白无力:脑残还是那个脑残,傻X还是那帮傻X。

实际生活中,大多数时候,大多数人,不是用理智在交流,而是用情绪在对抗。情绪,是我们讲理的第一障碍。包括很多自认为客观公允的智识主体,并不在乎交流的内容,只在乎交流的态度。你以为他们关心你说的“好不好”,“对不对”,其实他们只关心你说话时候“乖不乖”。他们并不用逻辑和理性来判断这个世界,而是用情绪和感性来感知这个世界。

只要你没照顾到他们的情绪,你就是“偏执狂妄”,“逻辑混乱”,“言语不详”,“一派胡言”等等;只要你照顾好了他们的情绪,你都是“公正客观”,“有理有据”,“实事求是”,“掷地有声”。他们根本不在乎你的辞藻,逻辑,思维,他们只关心你再跟他们的对话中是否足够谦卑乖巧,你论述的最终立场是否跟他们和谐一致,你的最后一句话是否是“我认同你,你是对的!”

事实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一切温和克制的姿态同暴虎冯河的认知的浴血奋战都将一败涂地。在大多数时候,大多数情况下,大多数人的大多数交流,情绪始终是第一。哪怕他们衣冠楚楚,简历华美,英姿飒爽,温文尔雅。何况,大多数人还是那样的(往最恶心了想)。情绪之外,还有两个鸿沟,决定着很多交流注定失败。

首先,认知结构。很多人不是坏人,他们只是傻X。每个人的所思所行都基于他的智力发育,教育背景,生活经验,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等一切精神内容的总合。每个人读的书,挨得刀,走的路,爱的人都不一样。你想跟他“说明白”“讲清楚”,需要跨越的不是语言,而是语言背后的认知水平,以及决定认知水平的智商,教育,阶层,信仰等等无数鸿沟。如果想仅仅依靠自己的思想储备对别人实现价值观同化是很难的,很多时候我们同对方吵来吵去,最后争论的是“同一个事儿”就不错了。

其次,利益关系。“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很多人应对某个事件的状态。很多人的认知水平不低于你,他也明确知道你在说什么,更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可能认同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是出于利益集团,身份局限,组织关系等因素,故意刁难耍横,胡搅蛮缠,言语不详,针锋相对。他不是不懂,而是假装不懂;他不是对立,而是偏要对立。你的障碍不是他的大脑,而是他的腰包;你的思想和语言的对手不是他的思想和语言,而是他的欲望和利益。

最后有一点要注意,就是警惕自我。对情绪,认知,利益三者的认知,不仅适用于我们沟通,吵架,互撕的对象,也适用于我们本人。你要保证你的对面是一个跟你认知结构相当,利益关系和谐,性情自控稳定的人,同时还还要保证自己在交流的过程中配得上对方的认知结构,不为利益冲突左右,可以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保证对方不脑残,已经很难,保证自己不脑残,难上加难。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往往自以为是,自认为自己“聪明”“博学”“公正”,责备对方“浅薄”“偏执”“愚昧”,而事实上是我们自己不能够设身处地在对方的境遇上分析和处理问题,不能够有足够的见识和能力把握和判断对方的论述,或者不能够有足够的修养和定力保证自己不被情绪左右等等。从而妄自尊大,蛮不讲理。

在所有的沟通中,我们不仅要认清对方的情绪,认知和利益等。也要时刻提醒自己,认知自己。我们多少时候为情绪控制,为认知局限,为利益羁绊。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秉承着自以为是的理智,逻辑和克制。然而,实际我们常常比我们认为脑残的人还要脑残。

这里强调一下,我们绝不否认坚守理性的意义和伸张正义的价值,我们也要看到在沟通和交锋的时候,一味“只讲理”,在理念上是不成熟的,在操作上是有风险的。

当我们再面对需要沟通的个体或者群体的时候,不妨首先内省,警惕自身智识,情绪和修养。然后立足理性,不拘泥于抽象道理和逻辑,而是通过综合协调情绪,利益和修养等多方因素,达成沟通效果。当然我们也要注意,很多人确实不需要交流,因为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进化成了人。

另外,为了给日常的沟通和交锋做好准备,我们可以一方面提升自己的智识和修养,提升未来的沟通能力,论战资格和舆论掌控水平;一方面各种进步,混的比你觉得脑残的个人或者群体好。一边用实力基础之上的更精彩绚烂的生活让他们耻于面对你,一边把更多的目光和听众吸引到你身边,他们绿着眼睛看着你传播思想,high翻全场,而他们自己却人嫌狗不咬。憋死他们。

最后,以《庄子·秋水》的一段话自持和自省:“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今尔出于崖涘,观于大海,乃知尔丑,尔将可与语大理矣。”
长按下图二维码或扫一扫加小编麻胡为好友,感恩有您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