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心悦文摘 2016-10-19 07:20:21

【散文】忽然,想起一种味道\/赵国旗

作者简介

赵国旗,笔名火热的冰,男,汉族,担任多家网站版主,喜欢读书写作旅行,已在《时代文学》《诗中国》等报刊杂志发表文章数十篇,发表作品小说《我看见你了》、《邻居》等;散文《冬天,就该这样》《一朵月光睡了》等。

忽然,想起一种味道

下班走过喧闹的街口,忽然闻到一股甜甜的地瓜香,转过头,看着一个皱纹深深的老者正在收拾着刚刚烤好的地瓜,忽然我就想起乡村曾经百闻不厌的许多味道。

小时候吃地瓜基本属于填饱肚子,那时候的小麦好像产量很低,低的不能蒸馒头,不能包饺子,只能在节庆日或是过年的时候才能放开肚皮猛吃一顿解馋。那时候好像所有的地里种的都是地瓜,放眼望去,青枝绿叶,绿的逼你的眼。这时候要是地瓜长到拳头大小,我们这伙调皮鬼就开始玩野战了。玩累了,自然想到的就是吃饭。

我一直认为,吃饭是一门很高雅的艺术,绝对不亚于画画和弹琴。我是一个很爱好艺术的人,所以我宁愿为艺术而献身。可惜在那个年代,你就是想献身也很难,毕竟能吃的东西真的不是太多。

于是,我们一群甘愿为艺术献身的孩子在放学后,或是周末,就三五成群去田野玩,玩累了,看看没人,就会扒几秧子地瓜,窜到河堰上,挖一个坑,架一堆干柴,烧窑。这时候花生、地瓜,甚至青豆都会被我们当做追求艺术的牺牲品。

当熊熊大火烧起来,我们就在旁边嗷嗷地叫着,撒着欢,掰着脚丫子数着熟透的时间。可惜的是,我们这伙空有一身的艺术细菌,却没有追求艺术的决心。往往东西还没熟好,大伙就一哄而上,扒拉开还冒着青烟蓝火的干柴,就灰手灰脚地抱着地瓜大啃起来。生熟不分了,反正吃了也不会死人,大家就咔嚓咔嚓地啃起来。一边吃还要一边闹,看着彼此的嘴巴糊上一道浓浓的黑胡子,又兴奋起来,追逐打闹,欢笑声洒落整个河滩。

还有一种烤鱼的味道也是很鲜。夏天是男孩子最露脸的季节,在这个季节里,摸鱼捉虾粘知了,甚至摸鸟蛋,用弹弓打小鸟,都是我们拿手绝活。

大热的天,一个猛子扎进凉爽的河里,一边冲洗着一身的热燥,一边用灵巧的手脚搜捕着倒霉的鱼虾。等到澡洗够了,手脚都被河水泡起了褶子,我们就用柳条串着大大小小的战利品,跑到河堰上抓一把茅草,拾几根干柴,一把火就把手里的鱼虾变成肚里的奴仆。想一想啊,那泼辣辣的野火,那极新鲜的鱼虾,泛着浓浓的香气,直钻你的鼻子。烤熟了,撕下一片鱼肉,放在嘴里大嚼,那香气沁人心脾,那滋味鲜艳如花,让一天的闷热化作意犹未尽的咂嘴咂舌,回到家不但可以节省家里的口粮,更是滋润了孩子急需补充的能量。

今天,忽然想起这股味道,心里一阵的唏嘘。转眼间,这已经是三十年前的味道了,可是这股味道是经久不息的味道,比妈妈腌的黑咸菜还要鲜,比街头巷口的爆米花还要香,比现在媳妇精心制作的美味佳肴还要甜。

这股味道的名字叫故乡!!!

【感谢阅读】

《心悦文摘》旨在收集发布精品美文,品读原创佳作,陶冶心灵情操,分享人生喜悦。诚挚欢迎全国各省、市知名作家、文学爱好者授权转载发布原创佳作! 

编  辑:临湖听涛(365542666

公众号:xinyuewenzhai

投稿须知

1、投稿信箱:xinyuewenzhai@163.com

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

3、稿件须为原创作品,切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