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日本父子创造出的“极致美”.中国的文青都在追捧,艺术商业评论

江雨非 2016-10-19 22:02:56

这对日本父子创造出的“极致美”,中国的文青都在追捧

艺术商业评论

2016-10-18 艺术商业评论

无论世事几变,

单纯与美,

都不可被辜负。

···

传奇父子

历史的发展轨迹,

总是相似。


上世纪20、30年代日本,

与此时的中国一样。

整个社会凝目望去,

几乎所有事物,

都笼罩着浓厚的西方影子。


“在充满虚伪、流于病态、缺乏情爱的今天,

能够抚慰人类心灵的艺术美,

必然发自于自然之时。”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

1926年,日本爆发了“民艺运动”。

这场运动,

使日本的民间文化传统,

得到保存和弘扬,

并对日本现代工业设计学派的形成与发展,

有着深远的影响。

这场运动中,

有一对父子的贡献最引人注目。

甚至有人称,

是他们两人,

创造了日本的民艺学。

父亲就是“民艺运动”的,

发起者之一柳宗悦。


1914年柳宗悦偶然得到一件,

朝鲜李朝时期的青花瓷器。

这件美丽的瓷器,

引发了他对民艺的兴趣。

从此开启了一生的民艺之旅。


从1916年到1923年,

每年他都要前往朝鲜半岛,

收集李朝陶瓷器皿,

拿回东京展出。


1923年日本发生关东大地震,

他不得不暂停前往朝鲜。

将注意力转向研究,

日本民间传统木喰佛。


他认为木喰佛给人的启示,

与李朝瓷器是相同的。

“地方的、乡土的、民间的事物,

是自然而然地涌现出来的无作为的制品,

其中蕴含着真正的美的法则。” 


1925年12月28日,

他将“民俗工艺”简化,

创造了“民艺”这一新词。


1926年4月1日,

他与几个同伴一起,

向社会公布,

《日本民艺美术馆设立趣意书》,

开启日本民艺运动。

之后,他组建了“民艺协团”,

与众多学者和工艺作家,

大量搜集造型优美的日用器具,

指导民间艺人和匠师恢复传统工艺。

还向社会大声疾呼,

传统手工艺的重要性。

并且撰写了大量,

关于工艺和民艺的理论文章。


更促成了,

日本民艺馆的建造。


而直到1961年去世之前,

柳宗悦都没有停止,

寻找美之民艺。

他的足迹遍及日本全境,

和朝鲜、中国、北欧以及英国等地。


搜集到的日用杂器,

几乎囊括了东西方各民族所生产的,

数量多达数千件。 

他曾访问过北京,

也在华北地区,

收集了一批民间木版年画。

1943年还到了台湾,

被当时台湾各种民艺深深触动。


但收集东西并不是,

这场运动的最终目的。

他们想通过此,

使民艺的思想深入到生活当中去。


“过去我们生活在其中,

将来我们还要生活在其中。”

柳宗悦有个儿子叫柳宗理,

有着天生的审美直觉。


但年少的时候,

他并不认同父亲的审美,

相反更加沉醉于,

毕加索和克利。


改变缘于大学时期的,

一场讲座。

讲座的老师在当时风靡全球的,

包豪斯设计学校进修归来,

具有十分前卫的思想与见解。


“我们现在处在机械时代,

我们无法否认;

未来的艺术和设计的目的,

必须要是为了社会的实用,

才能有长远的价值。”

柳宗理被这种观点深深震撼。

不久之后,

他得到了一本《明日之城市》。

这是现代建筑设计的先行者

——勒•柯布西埃的代表作。

此书的主要观点是:

原始的形体是美的形体。


而父亲崇尚的,

正是简单和实用。

老师和柯布西埃的观点,

都与父亲的坚持,

有绝对共同之处。


柳宗理开始接受,

父亲的审美。

但父亲极其厌恶机器,

认为机械做不出手工之美,

甚至论断:

“今后也没有指望。”


他便又尝试着探索,

将父亲的民艺传统精神,

融入柯布西埃的现代精神。


但就在这时,

他被征去菲律宾打仗。

他带着《明日之城市》上了战场,

走哪背哪,

甚至是去执行任务。

当时这本书的版本很厚很沉,

终于有一天他再也背不动,

就挖了个洞,把书埋了。



从菲律宾战场归来后,

柳宗理埋头自己的探索,

还到勒•柯布西埃设计事务所派来日本的,

法国设计师夏洛特•佩利安手下当过助手。

1950年,

他成立了Yanagi设计机构。

所设计的家具、家用器皿,

在日本国内和国际上的获得无数大奖。

1955年,他开了一间日用品小店。

但因为设计的碗毫无花纹修饰,

百货商店拒绝购买。

然而多年后,

日本的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类似商店。

设计的时候,

柳宗理从不画草图,

他用手的直觉启发灵感。

并用此方法做出了,

许多震惊世界的设计。


让他出名的,

是一个蝴蝶凳。

制作步骤不复杂,

但过程极其漫长。


先凭着大致感觉做模型凳。

然后坐在模型凳上,

用肢体去感受,

找出不足之处。

对不足进行调整。

再感受,调整……


就这么一直做了三年,

才令自己满意。


蝴蝶凳的出世震惊了世界,

也让柳宗理赢得米兰设计金奖,

并成为第一个参与,

阿斯彭国际设计大会的日本人。


“用手去感受,

手上会有答案。”

他说,

这是父亲教的。

柳宗悦被尊称为“日本民艺之父”,

柳宗理是“日本工业设计第一人”。

这对父子,

从理论到实践,

凭借的不仅是满腔热血,

更是坚持不懈的匠人精神。


他们促进了日本传统文化的恢复,

开创了日本独特的现代文明,

甚至改变了日本人的审美。

让简洁与实用,

成为日本社会的美学标准。


“虽然不能说复杂的东西都是丑陋的,

但是单纯的东西,

应当被更多的恩惠所关照。

美与单纯、健全有着很深的关系。”


以日本文化历史为鉴,

中国文化未来的发展,

也应该需要,

拼力维护传统的“民艺之父”;

用心继承和创新的“民艺师”;

还有,一批真正的“民艺馆”。


我迫切的想知道,

现在走到哪一步了?

- END -

本文由艺术商业评论原创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任何建议、想法、供稿

请加主编微信:851321060

阅读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