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深山苗寨,亲善大使赵薇,“指尖上的幸福”,《嘉人marie claire》,“嘉人女性幸福基金”,传统手艺,女性赋权,苗绣之美,“传承”,绣工和电影是时间的艺术

赫斯特风格见闻 2016-11-28 03:04:30

与赵薇一起走进贵州深山苗寨 去听一件苗绣老衣告诉我们的故事

与赵薇一起走进贵州深山苗寨 去听一件苗绣老衣告诉我们的故事

2016-11-28 赫斯特风格见闻 赫斯特风格见闻
击上方“赫斯特风格见闻”可以订阅哦!

距离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州府凯里东南部20公里,巴拉河蜿蜒于山间,守护着季刀苗寨,隔绝尘世的喧嚣与躁动。11月20日这天,整个季刀苗寨都轰动了,大人孩子奔走相告:“赵薇来寨子里看绣花呢!”



贵州苗寨里正在学习苗绣的绣娘 

摄影:闫璐


原来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嘉人女性幸福基金,共同推出的“指尖上的幸福”苗绣扶贫项目,请来了赵薇做亲善大使,来探访我们的古老苗寨。


跟着亲善大使赵薇

探访“指尖上的故事”


苗族女性千百年来一边唱歌一边刺绣,历史文化就在女性的想象与一针一线的“书写”中代代相传。然而近三四十年,古老的苗绣离现代生活越来越遥远,很多手艺濒临失传。



2011年,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与《嘉人marie claire》设立的“嘉人女性幸福基金”,旨在保护濒临失传的中国传统手工艺,改善贫困女性的生活,5年来,一共扶持了贵州省8个苗族村寨、近千名绣娘。到2015年底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UNDP)联合推出了“指尖上的幸福”公益项目,作为联合国亲善大使的赵薇义不容辞地担当起推广重任,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带动大家,来帮助贫困山区的女性,让留守儿童的妈妈们可以回家,亦让传统手艺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赵薇被任命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亲善大使




这于她而言实在不是一个太难的决定。“一样真正好的东西,如果没有生存的条件,在这样的时代,就是会有灭绝的可能。你认识到了它的好和珍贵,又知道自己不能亲身贡献特别多的能力,就尽力而为吧,做一个有识之士,为文化找到一些延续的可能。”



赵薇探访季刀苗寨



赵薇探访猫猫河苗寨



赵薇与贵州猫猫河苗寨的绣娘探讨苗绣工艺


对于肩上的重任,赵薇表示:“非常荣幸被任命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亲善大使。我希望能够充分利用这个宝贵的机会为那些需要的人们提供帮助,特别是在女性赋权方面。希望能够帮助她们释放潜力、实现梦想。”



"指尖上的幸福"项目小组猫猫河苗寨带头人李敏 

摄影:闫璐



季刀苗寨绣娘漾婆婆 

摄影:闫璐



季刀苗寨绣娘陈琴 

摄影:闫璐


其实,早在今年六月,她为《嘉人》杂志拍摄了苗绣与时尚结合的创意封面,那是赵薇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苗绣这项精美的工艺,也是她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手工艺传承者——绣娘。赵薇说:“苗绣之美,美在‘手工和智慧’。”下面就让我们一起看看赵薇为《嘉人》拍摄的八月刊封面大片吧!



赵薇与嘉人品牌首席内容官邓立


赵薇:爱上苗绣 深山中的奢华与智慧




繁复或简约,在她看来,各有美感。她当然是爱热闹的,但这事情也由不得我们自己,该孤独的时候就得孤独,选择或逃避,结果也不会差太多。所幸,赵薇知道自己心里还烧着一把火,无需回避,就让这浓烈,蔓延开来。

摄影/陈漫 造型/Mix Wei 

编辑/Punckcherry、Helen Miao

采访/吕彦妮

化妆/张梦音 发型/Bon张凡

联络/Helen Miao




头饰来自贵州黔东南地区的苗族服饰

翻领外套 Dior

圆领打底衫、廓型上衣做半身裙Junya Watanabe

皮质胸衣 Loewe

Reverso One Duetto Moon

月相双面翻转腕表Jaeger-LeCoultre


衣架上挂着一排排颜色烈焰的有苗绣元素的衣物,隆重,精致。


黑色的布底上绣着一帧帧鲜活的图案。一条敦厚的龙攀附其上;男人头戴冠帽坐在椅榻上,怀里抱着一个白白的胖娃娃;一朵粉色的花吐着蕊;一只黄鸟立在枝头;凤凰展翅,蝴蝶扑花……翠绿配粉红,湖蓝撞黛青。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端起一顶银光闪闪的头饰,微微晃动间,听得银翠哗啦啦的声响。半晌,赵薇披着一件袖口绣着喜鹊牡丹的衣服站到镜头前,银冠加冕,她面目安然不沸,双瞳闪着骄傲的光。


隔日,我们回想那个画面,她说头冠很沉,“我相信他们就是逢年过节才戴吧,要是平时也戴,太辛苦了。”但是真的很美,戴上之后不能轻易低头,“像个王妃。”


彼时,她早已褪下那些花花绿绿的装饰,只一件白色的素衣坐在椅子里,时而侃侃而谈,时而沉默不羁。如桃红配柳绿的参差,丰富难测。



苗族服饰来自贵州黔东南地区的破线绣服饰

V领连身裙 Y/Project

红色高领衫 Céline

Rendez-Vous Night & Day

约会系列女装日夜显示腕表Jaeger-LeCoultre


一件衣服告诉我们的事


“以前看到外面很多地方卖这种绣工精美的衣服、艺术品,老觉得大概是机器绣的,不是人用手工绣的。”赵薇手指轻轻摩挲着一片绣片,嘴里喃喃说着。明亮的颜色,细密的针脚,此刻就在我们眼前,真实可触。一位上了年岁的绣女站在一旁,穿着传统的苗族服饰,有点害羞的样子,一直不怎么说话。赵薇身子前倾恭敬地向她问好,好奇请教起绣艺二三事,眼里满是敬意。


“年纪小一点的时候,不会真的体会到这种有文化传承的事物的价值,到了我现在的年纪,再看,才会和小孩子的时候不一样。”


差别在哪里?“好多很复杂的事情,现在能用最简单的办法做到了。但是像这种耗时、耗精力的工艺,却反而有它无可替代的味道。”



苗族服饰来自贵州黔东南地区的平绣服饰

牛仔外套、蝴蝶结装饰衬衫Marc Jacobs

亮片斜肩连身裙 Rochas

长筒靴A.F.Vandevorst

墨镜 Chaireyes


苗绣之美,在她眼中,美在“手工和智慧”。“红色的线、蓝色的线、黑色的线,它们没有经过织绣的时候,就是一团线。绣女的手,就像画笔一样,经过她们的创作以后,这些线就变成了能够产生具体感受和审美喜悦的东西,这是整件事里,最珍贵的地方。”


她亦在一寸绣片上看到时间的累积。


“现在的人,没有多少耐心去做这些事情了,任何东西都太容易得到,所以有时候看她们绣的一件衣服,我真的挺想买下来的。你以为自己买到的是一件衣服,其实你买的,是她们的时间。对一个人来说,时间才是最宝贵的东西。一想到我得到的是她们的时间,就会从心里生出一种敬佩。”她指给我看衣角那些鲜活的图案,织绣的是人们劳作舞蹈的画面。“这是生活,是历史呀。”


从生活中来,最终回到生活里去,大抵就是一门手艺、艺术所能达到的至美境界。这一点,赵薇深谙。无需长篇言及,一件衣服,就足以替我们说出内心累积多时的审美和观念。她越来越喜欢经过时间淘洗沉淀下来的事物。“因为它们留有记忆。”


“我们小的时候没有太多的这种意识。年纪大了,看到每一个物件都会想到当时曾经发生过什么,跟它相处遇到了什么事情。人不能快速往前走的时候,就慢慢地要靠回忆了。”她说起母亲时而会拿出一件年轻时钟爱的衣衫予她,也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她却欣喜,也想未来能把一些重要的东西留给孩子,“你知道你得到的、给予的,其实都是感情。”


她说“传承”这件事,无需激发,“(传承)从你一生下来就跟你有关系。传承无时无刻,不分大小,是人类生活延绵的一部分。它其实一直在发生着。”



不对称廓型外套、长款手套Delpozo

红色高领衫 Céline

连体袜、平底鞋Junya Watanabe


时光飞逝,但你毫无感觉


绣工是时间的艺术,电影亦然。讲一个故事,用一帧一帧的画面,急不来。


“大家都觉得像我这样去导戏,肯定都被大家宠着,即使是第一部戏,也不会有资金短缺的问题,肯定要什么有什么……其实每一个第一次导戏的人,都有很多困难。”


拍摄《致青春》时,连续30个小时不睡觉于她是常事,为的就是抢时间、省预算、保质量。“那时候每天都是压力,只有用不睡觉,多拍来节省时间。”初出道的杨子珊和第一次合作的赵又廷便也勤恳相伴,包括剧组全体工作人员。前阵子她去探班两位演员的新戏,三个人还一道回忆起当时,“我说我的体力真的大不如前了,他们俩跟我的对白是一样的!说还在讨论,原来和赵薇拍戏,一拍就20多个小时,怎么现在拍着拍着就累了,是不是人过三十岁,体力下降了?我说是人过四十岁才体力下降!”她笑得洒脱,这笑意里有对过往的怀念,也有因为凿实把握住了当下的满意。


她顺势,在某种程度上也开始“放过自己”,时而纠结,是不是做得不够好?转念又会想,“有时候我觉得不够好,其实在别人看来,已经很好了。”一个电影的优劣,与导演本人的审美、喜好休戚相关。她是什么样子,怎么看待好坏,业已成型,因此不再焦虑。


对“好电影”的理解,赵薇依旧坚持着那个标准:“就是你看这个电影的时候觉得,时光飞逝,但你毫无感觉。如果在电影院里,你总是下意识里看一下表或者是想去厕所了,这都是时间在提醒你,出戏了,你没有被这个东西抓进去,就说明创作者营造的这个氛围和空间,一定有某些虚假的成分,让观众有思辨和判断了。”


我们以为电影院的门只是一扇门,熄灭的场灯就是一盏灯,但在赵薇的观念里,这一切都是一个“通道”,一个贯穿真实与虚幻的存在。拍电影,即是营造一个空间,作为观众,也许一辈子不会在现实中进入这个空间,但是电影里有。“门开了,你进去了,然后我把门关上,你在这个环境里所想到的一切,就是这部电影,你不会想到要出去,或者外面还有什么事。”



苗族服饰来自贵州黔东南地区的破线绣服饰

连帽卫衣、长裤、披肩 Balenciaga

平底鞋 Junya watanabe


Q&A


M.C.:你在做了导演之后,对表演是不是也有了不同的认识?


赵薇:我更尊重演员了!做演员特别辛苦,演员真是一个非常高危的职业,但是我这话只是针对真正的演员,只是针对好演员,而不是所有的职业是演员的人。就跟你走进战场,不一定每个人都会打仗,一样的道理。


M.C.:“高危”在哪里?


赵薇:真正的好演员,真的是要用自己的心灵和灵魂去演戏的,这样会饱受伤害。我现在拍的这个戏,相对而言情感的复杂度、浓度和难度是远远超过《致青春》的,有时候看演员准备戏的时候,痛苦的样子,我心戚戚。我跟你讲,基本上这戏里面所有的演员都会痛苦。因为一个好电影里面,不能有差角色,我现在片子里面没有一个角色是不好的,就是我不认为哪一个角色是容易演的或者是不精彩的,每个人物,说戏有多有少,但他们都有各自特别难演的一些戏,每个角色都有复杂的东西。


M.C.:聊聊私事吧。时间流逝和年纪增长,会给你带来一些焦虑吗?


赵薇:这些负面的东西……还好。我很少琢磨这个问题,想多了,也有点做作是不是?有时候也别太无病呻吟了,太瞅着自己,才会老觉得这儿不够好,那儿不舒服。通常都是对自己要求太高的人才会这样。


M.C.:你对自己也会有要求吧?


赵薇:会,但是主要是做事,对于自己,我的要求挺低的,比如我就不会要求自己一定要有多瘦……这种个人的目标很少,或者说对自己挺纵容的。


M.C.:你见到苗绣的老奶奶时,她说,苗绣是她一辈子惟一会做的事,也是她安身立命的手艺。对你而言,让你安身立命的手艺,你觉得是什么?


赵薇:我的爱好挺广泛的,可能现在,如果你问我这样一个“手艺”,我想选择写作。写作是一个可以独立完成的工作,不需要依赖别人。我身边非常多作家朋友,他们每个人都跟我说,其实写作是很辛苦、很孤独的,但是我觉得也挺好的。一个人就可以把时光给度过去了。


这里还有精彩的拍摄花絮,不可错过哦↓↓↓



让少数民族女性过有尊严的生活


2011年,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与嘉人杂志共同设立了“嘉人女性幸福基金”,并将成立后的第一个项目定在了贵州苗寨。“嘉人女性幸福基金”扶持当地执行机构,组织年轻妇女们向年长的师傅学习刺绣工艺,每季度会有专家对她们的作品进行评选、考评,优秀的绣娘可以晋级。在这过程中由基金提供培训的材料费、劳动补助和奖金。通过培训,刺绣技巧晋升到高级的妇女,将有机会完成从城市里发来的刺绣订单。



苗族女性从六七岁开始学习苗绣 

摄影:闫璐


除了为苗寨妇女培训提供资金,作为一本时装杂志,“嘉人”更期待让创造美的时尚界都来关注和扶持苗绣,让她们可以凭借自己制造的美丽绣品获得实在的收益,如果有一天,女人们不用去深圳的加工厂充当廉价劳力也能养育自己的后代,苗绣就获得了时代传承下去的希望,“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的愿望是让少数民族女性过着有尊严的生活。



“嘉人女性幸福基金”已在贵州省8个村寨

开展苗绣手艺传承培训 

摄影:闫璐


5年时光,基金在贵州省8个村寨开展苗绣手艺传承培训,挽救7种濒危绣法,完成千余件苗绣作品,600多个绣娘家庭因此获得可观经济收益。


*本文素材来源于嘉人微信公众号

Pageview
Loading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