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成为曹操接班人,“丑侯”,吴质——太子四友之一,正眼看君王妻妾,狂妄自大,与曹真结仇,曹丕死后失势,十年后改为“威侯”

我们爱历史 2016-11-29 05:03:22

曹丕能成为曹操接班人,此人功劳最大,死后为何被谥为“丑侯”?

曹丕能成为曹操接班人,此人功劳最大,死后为何被谥为“丑侯”?

2016-11-29 米七六 我们爱历史 我们爱历史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西汉

东汉

三国

晋朝

十六国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米七六

字数:2411字,阅读时间:6分钟



中国南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编了个昭明文选,三国曹操父子的文章收录了不少。其中有好几篇文章都提到一个人的名字。曹丕曹植兄弟和他之间互相通信,这些来往信件因文采斐然多被收录在文选里,而其人其文得以不朽。这个人就是吴质,一个以文学才能加入曹氏父子的团体,但以谋略成为曹丕重要幕僚的人。在曹操确定接班人的政治活动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的一个重要人物。

吴质字季重,曹魏的振威将军。文学上有一定的才华,被曹丕曹植兄弟所喜欢,他也善于处人兄弟之间,周旋于期间而左右俱不得罪。没有两下半,是搞不定这种关系的。当时曹操尚未确定谁作为自己的接班人,曹氏兄弟间处于一种敏感的微妙状态。曹操父子三人爱好文学,周围有一大帮文学的高手,著名的“建安七子”就从属身边。

曹操中意的是二公子曹植,这个才高八斗的才子,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深得曹操的欢心。嫡长子曹丕(曹操长子曹昂早死)也是个高才,但不如曹植,继承人的位置受到了曹植的严重威胁。如足球界马拉多纳和贝克汉姆的区别,一个是球星,一个是球王。这种情况下,就形成了以曹丕曹植兄弟为中心的两个集团,为夺魏太子的位置明争暗斗开来。吴质站在了曹丕这一边,和陈群、司马懿、朱铄并称为太子四友,为曹丕最终取得继承地位立下了汗马功劳。


《世语》上说,曹植地位上升,曹丕很不安,用竹蒌装着吴质放马车上拉进府来商量事情。被曹植的心腹杨修发现,曹丕大为担忧。吴质说:“着什么急啊,明天叫人把竹蒌装上绸缎用车拉进府来不就行了。”果然第二天得到杨修小报告的曹操派人来查,一看没人。曹操就怀疑杨修诬蔑曹丕,两个集团的一次小交锋,吴质KO了杨修。

再一次曹操要出征了,曹丕曹植兄弟前往送行。曹植现场讲演,出口成章,风头十足,大家都佩服,曹操也很高兴。曹丕在一傍干着急,镜头都让弟弟抢光了,怎么办?吴质对他咬耳朵:“大王要远征,你哭就行了。”轮到曹丕,他一句话不说,只是拜伏地上流泪,曹操和左右大臣都让他感动地陪着流了一吨的泪水。这一下大家都认为曹植文采是比曹丕好,但没有曹丕的心肠好。曹丕又抢到了一分。

两个小故事,显现吴质出众的应变才能和把握人心的准确度。三国志上说他“才学通博,为五官将(曹丕)所礼爱。”曹丕最后被确定为曹魏的接班人,固然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吴质是有大功。这从本文开始所说曹丕给吴质的信中,可以看出曹丕对吴质的厚爱和期许。

延康元年,曹丕即魏王位后,又给吴质写信说:“南皮之游,跟着我的人只余下三个。曹休曹真都封侯拜将了,老兄还没有入大门,这个抱歉。路途不远,过几天见面吧!”不久曹丕受汉献帝禅让称帝,吴质立即被召入京,“拜北中郎将,封列侯,使持节督幽、并诸军事”,一路青云之上。曹丕还把他召进宫,让郭皇后出来见面,曹丕说:“你抬起头来仔细看看她!”这种待遇的确是无比荣耀,亲密无间了要知道当时臣下见到君王的妻妾,是不能正眼看的。


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曹丕在担任魏世子时,一次文人聚会,喝得高兴了,曹丕不脱文人习气,忍不住要炫耀当时的夫人甄氏的美貌,命甄氏出拜。这甄氏是天下闻名的美人,正值风信年华,顾盼之间,一室生辉。大家伙都低头拜伏,不敢仰视。不料其中有“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或许喝大了,居然目光灼灼地盯着甄后。曹操听说后很恼火,这帮文化人太无组织无纪律!一声令下,刘桢被罚服劳役磨石去了。对比一下吴质的遭遇,虽然是曹丕文人习气重,洒脱不羁,还是称得上是皇恩浩荡。

吴质看人看事很有水平,他对太子四友中的司马懿大加赞扬,说是“社稷之臣”,说陈群不能担任要职,是个空谈家——“从容之士”,曹丕深以为然。当年曹植和他交好时,信中称赞吴质“萧、曹不足俦,卫、霍不足侔也。”萧何曹参卫青霍去病这一流的将相都不在眼里,这个吴质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总之,吴质的能力是公认的高超,计谋是出奇的高明,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比前些年拿到原始股的回报率高出N倍。不过他的道德修为不好,本来就是个放荡不羁的人,现在有了皇帝的撑腰,更是骄横跋扈,气焰嚣张。

吴质出生寒门,在讲究世家门第的汉魏之间,是得不到推荐当官的。他早早就搭上曹氏公子号这趟快车,就是为另辟蹊径进入官场。家乡的人们看不上他的德行,特别不待见他。吴质很恼怒,扬言道:“我要把尿撒到乡里去!”吴质如果是上海人,只怕要爬上东方明珠塔去撒尿了。和家乡人的关系搞的这么僵,也看出他的狂妄自大。

曹丕提拔了吴质后,要天下人知道他和吴质是车笠之交,特别下令大官们到吴质家开联欢会。曹真曹洪等宗室大臣,太子四友中的朱铄等都到场了。酒酣耳热之际,吴质尾巴翘天上了。曹真是个大胖子,朱铄是个小瘦子。吴质叫了几个相声演员,“你们来说说胖子和瘦子,大家乐乐!”

曹真也是曹丕的心腹爱将,当时大怒,喝道:“你小子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谁敢乱说我砍了他!”拔刀在手,在座上骂开了。吴质也不示弱,按剑说:“曹子丹,你只是案板上的肉,我不动喉咙就能吞下你,不动牙齿就能嚼碎你!”朱铄也说:“皇上让我们来陪你乐一下,至于这样吗!”吴质盯着他大声呵斥:“朱铄,你敢乱动看看!”大家都发火了,自然不欢而散。吴质没有吞下曹真,倒是吞下了仇恨的种子。


曹丕死后,吴质渐渐失势。过了几年郁郁寡欢的日子,一命归西。他死的时候正是曹真当权,称他“怙威肆行”,给了个谥号“丑侯”!估计吴质地下有知,也会气得跳起来找曹真打架。还好他当年的钻营还是有成果的,他的女儿是司马师的妻子,他的儿子吴应已进入高层,经过不懈的奔走呼号,十来年后,才改谥号为“威侯”,这两个谥号,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同日而语了。

一个人是才能胜于德行,还是德行胜于才能算是个好人才呢?这个问题被反复问起多次,而在不同的时候总有不同的答案。吴质出道的时候是天下大乱,曹操的求贤令一次次强调有才能就行,即使像吴起“杀妻求将”也不算什么,吴质得以成就一番事业。待到天下太平,大家对道德的要求又高了起来,吴质这类人的市场就日渐缩小了。

Read more
Read more
Pageview
Loading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