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卡因浇灌下的恶之花,吸毒——广泛的社会现象,英国人民大量服食可卡因,摇滚乐队吸可卡因为了找灵感做音乐,英国乐队的可卡因颂歌

音乐天堂 2016-11-29 13:18:54

可卡因浇灌下的恶之花?

可卡因浇灌下的恶之花?

2016-11-29 马岭 音乐天堂 音乐天堂

吸毒已经是一种很广泛的社会现象(当然是丑恶想象),而那些站在台上的音乐家们做为公众人物,媒体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当然愿意专拿他们来说事,这样至少起到三种作用:警戒世人、教育世人、新闻效应。所以,整个西方社会普遍的吸毒现象的罪魁祸首绝非是那些歌星——他们或许正是受害者之一——归根结底,某一个社会现象如果普遍的话,它与当时的政治文化、物质精神文明状况等等基础的东西是分不开的,这就像美国少年大开杀戒,美国总统却埋怨那是因为Marilyn Manson等的暴力音乐教坏了孩子,而他老人家却正派轰炸机去炸别人的国家。谁对少年的影响更大? 如果说都有影响的话,那两者谁更虚伪/恶劣?


英国新音乐文化——可卡因浇灌下的恶之花?

文刊于1999年10月出版的《音乐天堂》第34期

文:马岭



Andy 今年28岁,在伦敦北部的一间房地产公司工作。18岁起他就一直服食麻醉品,后来得了妄想症,脑子里满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幻觉。现在他还是不停地吃药,并且开始变本加厉地吸食可卡因,“以前我以为只有疯子才用那玩意儿,现在全世界都吸可卡因,40美元就可以买1克,够我吸几个星期的,可比大麻什么的管用多了。周末我再也不会去俱乐部跳上8小时Disco了,呆在家里多舒服,可卡因比什么都好,” Andy这次真的走火入魔了。


前几年要说起可卡因人们全部的联想就只有1980年代的雅皮士和银光灿灿的高雅俱乐部,只有闲极无聊的中产阶级才会去碰那东西。1990年代的麻醉品浪潮曾让可口可乐的销量下降50%,英国人甚至把大麻当成礼品送给亲友,但人们万万没有想到如今万恶之源可卡因也在年轻人当中流传开来。据英国内务部统计,5年来英国因服食可卡因过量中毒的案例比1990年代初多了一倍,现在英国每隔两个半小时就会有人因服食或贩卖可卡因被捕。今年伦敦Maudsley医院提供的200位吸毒青年血液样本中有70%含有可卡因,另外英国国家戒毒中心证实约有三分之一的英国大学生有过服食可卡因的经历。



Blur


英国可卡因文化的兴起同遍地开花的跳舞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今昼夜狂欢的Rave Party早已代替了风行于1980年代的俱乐部摇滚,Chemical Brothers 则占据着各个排行榜的冠军位置。同传统摇滚乐相比,跳舞音乐有着更虚无的旋律和更飘忽的节奏,情绪代替了思想,放纵代替了反叛。要跳舞狂欢,可卡因就是最好的兴奋剂,它巨大的麻醉作用能产生比LSD更强烈的幻觉,在重型舞曲强大低音的压迫下,它让人心智迷乱,恍若出世。


Claran O'Hagan是伦敦一间著名的Techno俱乐部的领舞,可卡因对他来说跟阿斯匹林一样家常便饭。“可卡因在伦敦流行了差不多有三年了。一开始主要是那些车库摇滚乐队的人,他们吸可卡因是为了找灵感做音乐。还有一些富家子弟,他们整天无所是事,抽大麻又不过瘾。现在可卡因的价钱便宜了,谁都买得起,一下子就传开了。我自己也试过几次,那玩意儿力气很大,一下子就高了,飘了一阵以后再去跳舞就跟飞似的,那股电流就在你身上打转,”Claran说起可卡因有一点莫名的兴奋,“不过吸多了那个就什么都不想干了,除了可卡因你什么都不喜欢,连舞都不想跳了,给身体的伤害也很大,会有很多幻觉,体力下降很多。第一次见到可卡因是在1992年,那时候只有阔佬才买得起。现在卖可卡因的黑帮全跑到欧洲来了,价钱一便宜就什么都好办了。”3年前利物浦的可卡因价格为每克60英磅,现在的价格是每克40英磅,在伦敦你还能买到20英磅的半克装可卡因。


服食可卡因在英国被视为最酷的时尚,不少流行巨星纷纷以吸食可卡因标榜自己,鼓吹自己是如何地愤世嫉俗。Chemical Brothers甚至在他们的音乐录像带里公开宣扬这一行为,最后遭政府禁播。


Chemical Brothers


Oasis也是最著名的可卡因瘾君子之一,他们在一首叫Columbia的歌里唱道:生活是如此糟糕,不如你也跟我一起划划白线吧,它会让你展翅高飞。Oasis每次演出都不忘吟唱这首‘圣药’颂,没准这是可卡因黑帮的独家赞助。乐队里瘾最大的是Liam,“我常在演出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退场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太想念可卡因了,没有它我什么都干不了”。


英国乐队的可卡因颂歌数不胜数,可卡因为英国的流行音乐浇灌了无数的“恶之花”。Primal Scream 1994年的唱片里写了一首把可卡因当成救世主的Rocks;Pulp 在1998年出了一首大红大紫的“Cocaine Socialist”;Blur1995年的大碟“The Great Excape”有一首梦回哥伦比亚的“He Thought of Cars":Suede则在1999年新推出的专辑“Head Music”里写了一首可卡因恋曲“Electricity”……巨星们的反复咏唱为可卡因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酷”魅力,不少头脑过热的年轻乐迷为追随自己心目中的巨星以身试毒。



Primal Scream


颇为凑巧的是1999年英国最有争议的两个广告也占了可卡因的光。男性杂志“Later” 的巨型灯箱广告赫然印着:“要去Party吗?来点Coke吧?”(coke是可卡因的俚语拼法)而香水制造商Elida Faberge 的广告语则更为精妙:在俱乐部你只吸这个。


可卡因盛行还同它的独特药性有一定关系。它药力强,副作用小,毒性要小于海洛因,服用过量也不会造成海洛因式的死亡效应。而且可卡因药粉颗粒独特,不易搀假,瘾君子们买得很放心。


可卡因在英国的泛滥引起了英国各界的广泛忧虑。可卡因的急性毒副作用要小于海洛因,但它毒性的长期慢性积累是绝对致命的。海洛因上瘾有专门的、有效的戒毒疗法,而人们对可卡因上瘾还毫无认识,甚至还不清楚何谓可卡因上瘾。医学界对可卡因的药性研究得还不够透彻,旧的药典把可卡因定义为“可靠的、毒副作用微弱的麻醉剂。”而当人在服用可卡因后酗酒时,可卡因和酒的混和毒性将会成倍增长,会对人脑细胞产生严重的破坏作用。


Rob现在是英国一个戒毒组织的社工,以前他也是一个瘾君子,还差一点死于可卡因之手。“我一直以为可卡因是不会上瘾的,没想到有一天真的上瘾了,”Rob谈起往事多少有点痛心疾首,“有一天我喝了不少酒,我忍不住又拿出了可卡因。后来我发现我再也无法集中心智,幻觉让我辩不清方向。很快我就失业了。我再也无法工作了,因为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


PULP

…… 


附: 十首与可卡因有关的摇滚歌曲:




Renegade Soundwave: Cocaine Sex 1988

Catatonia: Do You Believe In Me? 1996 

Pulp: Cocaine Socialist 1998 







Pageview
Loading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