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比《舌尖上的中国》,纪录片《本草中国》,浙江桐庐,红曲,“全球最长寿药厂”——416年中药老店,陈皮,附子——“回阳救逆第一品”,中草药文化和中药人

视觉艺术 2016-12-01 01:27:14

堪比《舌尖上的中国》,前几天央视播的这部纪录片,看哭了上亿人

堪比《舌尖上的中国》,前几天央视播的这部纪录片,看哭了上亿人

2016-12-01 视觉艺术 视觉艺术

点击题目下方视觉艺术,即可关注我们!



从生命中来,

到生命中去,

···


本草 · 中国


夏末秋初,

浙江桐庐,

迎来一场细雨。



退休药厂老厂长王良春,

身披蓑衣,头戴草帽,

蹲在檐下望雨出神。




他身后的室内,

地上平铺着几块凉席,

席上几小堆红色籼米,

正在进行着最后的发酵。




几天之后,他做了一辈子的红曲,就要再次完成。但他却少了几分欣喜,多了几丝惆怅。因为他知道,自己制作红曲的人生,就要随着这次的收获,而画上句号。




红曲是一种,

霉菌发酵米而来的药物。

可以治食积饱胀,

也能够降低胆固醇,

并且无副作用。




红曲还可酿酒,

和担当食品调色剂。

江南一带人做菜,

喜欢使用红曲,

使菜色红艳发亮。



王良春18岁进药厂做学徒,

如今大半辈子已过,

红曲的制作工艺,

早已牢记于心。




首先将籼米洗淘干净,

再放水中浸泡一整晚,

第二天上笼蒸饭。




蒸好的饭要不软不硬,方便菌种寄生,又不易感染杂菌。其中的技巧,也不是能一蹴而就。想做到恰到好处,只能由时间和经验累积。




之后将熟米饭,

一笼笼倾倒在凉席上,

浇上调和好的红曲母,

均匀搅拌。




剩下的,

只能交给时间。

疾不得,徐不得。

唯有天天守候,

测温、洒水,

细心照料。




等饭粒上长出白毛,

长出粉色斑点,

最后慢慢变红……

普通米饭蜕变成红曲。

这个过程,

需要六七天。




发酵完成之后,

摊平晾干,

红曲便成了。




王良春和他的小孙子,

抓着红曲向天上撒去,

红色颗粒落下来的时候,

爷孙俩开心大笑。

这一老一少,

都是天真可爱的摸样。





距离广州118千米,

小城江门新会,

漫山的金柑橘熟了。




小城的人们,

正沉浸在丰收的,

喜悦和忙碌里,

并没有留心陈永娟的到来。




她走到一家门前,

摊晒的陈皮处,

拿起一片陈皮,

对着阳光仔细验看。




新会的大红柑,

果皮油亮、酸甜适度,

每年都不会让她失望。

今年亦是,她很欣慰。




她是曾获吉尼斯世界纪录,

“全球最长寿药厂”

——416年中药老店陈李济的传人。




陈李济以陈皮闻名。

陈皮以陈者为贵,

“一两陈皮一两金,

百年陈皮胜黄金。”

而陈李济的镇馆之宝,

便是百年陈皮。




这种脆弱的植物组织,

竟然能够逃过腐烂的命运。

在陈永涓看来,

并没有高深的秘密,

用的只是时间和耐心。




剥陈皮,

需要保证果皮完整。

用正三刀法,

从两侧果肩弧,

二刀开三瓣,

留果脐部相连。




晒陈皮,

必须是自然晾干。



晒干之后装在麻袋里,

口封严实,

编上年份,

放在楼阁上,

下面烧柴炼蜜。



炊烟裹着蜜香,

缭绕向上,

熏烤着陈皮,

让其慢慢陈化。

直到陈皮表面,

焕发出檀香木光泽。




陈皮的制作,

永远没有终点。

新皮年年晒、日日晒,

旧皮定期翻晒。

百年陈皮,

就在这样的光阴中,

一年年历久弥新。



陈永娟坚守着老一辈留下的传统,

无论现代技术怎样日新月异,

始终对笨方法,不离不弃。



刘香保小心翼翼,

把含有剧毒的附子,

倒进清水中。



即使他已经炮制附子50多年,

此时此刻,

仍然不敢有任何马虎。




附子通体乌黑,

是植物乌头的子根。

古时人们常取其汁炼剧毒,

涂抹在刀箭上,

能迅速杀死猎物和敌人。




但祛除其毒性,

附子就成了良药,

能补火助阳、散寒止痛,

甚至有“回阳救逆第一品”之称。




刘香保是中药炮制流派,

“建昌帮”的第十三代传人,

深谙附子祛毒古法炮制。




这种水火共制的古法,

极其繁复。

需要先把附子,

清洗浸泡十二回,

耗时四天。




之后在露天的空地上,

用砖头搭建一个四方的围灶。

将附子、生姜片、牛皮纸、

糠灰、干稻草、谷糠,

自下而上摆放进去。




接着点燃稻草,

引燃谷糠,

文火慢慢煨着附子。




这个过程,

至少又需要一天一夜,

人也必须昼夜守候。




等时候到了,

糠尽灰冷,打开炉灶,

拿两个附子对着敲击,

如果传出空响,

说明大部分毒性已褪,

才可以进行下一步。





经过火煨的附子,

先晾晒一天,

再放到木甑内,

隔水坐锅,

连续蒸十四个小时。



如此这般,

附子才能从毒药,

完美的蜕变成良药。



但像刘香保这样,

深谙此道的人,

现世已经找不出几个了。



为了将这门技术传承下去,

四年前,

他不顾古稀的年纪,

和渐渐吃不消的身体,

独自一人离开家乡,

来到江西南昌中医药大学任教。



今年老伴儿不放心,

跑来陪他,

老两口就住在四十平米的,

简陋出租屋里。



这一次炮制附子,

是在清冷的一月,

刘香保终于没能抵住,

感染了伤寒,

胃疾也一并复发……



王良春、陈永娟、刘香保的故事,

来自纪录片《本草中国》。




顾名思义,

这部片子讲述的,

就是我国的,

中草药文化和中药人。




今年上半年第一轮播出,

它就创造了收视奇迹。

而且还在豆瓣,

收获了8.3的高分!





前两天,

又在央视二轮播出,

再一次引起热烈讨论。



除去王良春三人,

片中还介绍了,

几十位中药人。



将1寸白芍切成360片的,

62岁老人丁社如。



武当山上,

九蒸九晒,

祛除首乌毒性的,

73岁道长王泰科。



用古法炮制凉茶的,

90岁的老人曾坤。



还有不厌其烦,

一遍遍耐心,

制作阿胶的秦玉峰,

炮制熟地黄的张小秀。



进深山,

挖人参的崔长安,

找灵芝的邓桂庭。



……


这些人,

都在用一生年华,

谱写中华的医药史诗。



然而在现代医学日新月异的今天,

中医身陷囹圄,

坚持古法的中药人,

也变得比大熊猫还珍贵。



陈永娟的家人都已旅居国外,

只有她放不下这老字号,

三十年如一日守候着,

甚至每年不厌其烦,

亲自跑到新会验货。




刘香保的子女,

天天打来电话,

催他回家颐享天年,

但他拒绝了。




他说一定要把技术传下去,

不想将来,

只能带到阴暗的角落里。



红曲的制作,

早都步入了现代化。

古法发酵耗时耗力,

还要时时担心杂菌感染,

看起来,

已经没有人会再使用。




最后一次制完红曲,

王良春把自己的工具,

捐给了中药博物馆。




除了“盖吧”两个字,

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也没有过多的表情。

只是他转身后的背影,

看起来落寞了许多。



他说,

技术消失不重要,

重要的是,

古法制药的精神,

永垂不朽。



生产方式的提高,

是文明的进步,

但古法精神,

才是支撑其发展的根本。



要坚守初心的,

不只是几个匠人,

更应该是一个国家。


-END-

图片来自网络由视觉艺术整理编辑

转载请在文末带上二维码

后台回复 “ 转载 ” 二字获得授权

所有文章谢绝商用


▼推荐关注▼


Pageview
Loading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