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什么很甜的故事?

Indus 2016-12-01 14:52:27

你知道什么很甜的故事?

镜像问题: 讲一个很苦的故事? - 恋爱
有哪些先甜后苦或者先苦后甜的故事? - 生活
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公号:zhenshigushi1 。每天一个打动…
必须得放上爷爷和奶奶的故事了。爷爷患了老年痴呆症后,失去了从前陪他下棋的棋友,沦落到只能看小孩子打弹珠。奶奶为了让爷爷开心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这是我见过的最甜的爱情,哪怕七十岁了,还能为你做些改变。 由于爸妈工作经常调动,我上小学… 显示全部
必须得放上爷爷和奶奶的故事了。爷爷患了老年痴呆症后,失去了从前陪他下棋的棋友,沦落到只能看小孩子打弹珠。奶奶为了让爷爷开心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这是我见过的最甜的爱情,哪怕七十岁了,还能为你做些改变。

由于爸妈工作经常调动,我上小学时跟着爷爷奶奶住过一阵子。

当时爷爷奶奶已经退休了,住在教工小区。小区楼下有个很大的广场,每天晚上吃完饭,奶奶都要下楼跳广场舞,爷爷年轻时就不喜动,老了更不情愿在大庭广众下扭来扭去。不管奶奶怎么劝,他就是不跟她搭伙跳舞,但对于这个爱好,爷爷倒不说什么,还主动承担了晚饭之后洗碗的家务。

爷爷是个棋迷,八十年代,聂卫平获得中日围棋擂台赛十一连胜那会,中国刮起了围棋热,爷爷就是那个时候爱上围棋的。下班之后,球也不去踢,几个老师组织创立的诗会也不参加了,当月拿到工资就去文具店买了副棋子,找块木板,自己镂刻棋盘,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捧着本棋谱,没日没夜地看。

“从那会起,想让你爷爷陪我逛个街看个电影都难了。”奶奶经常回忆说。

那时候,爷爷已经三十好几了。棋界有个不成文的说法,二十岁不成国手,终身无望。围棋是竞技的艺术,涉及竞技就是吃年轻饭,年纪大了,在棋盘前连着坐十多个小时,大脑高强度运算是吃不消的。

不过爷爷喜欢,奶奶也奈何不了他。下班之后,除了打扫房间,做饭,她还把原属于爷爷的活——接爸爸,叔叔和姑姑放学——给揽了。做好饭得叫个两三次,爷爷才出房间吃,有时候爷爷打谱打得入了迷,不动身出来吃饭,等到半夜叫饿,奶奶还得起床给他热饭吃。

苦心孤诣地研究了几年之后,爷爷参加县教育局组织的全县教职工围棋比赛,虽然参赛的总共不到十个人,但爷爷实打实的拿了冠军。

“奖品是一条灰黑色的羊毛绒围巾,当时可把你爷爷高兴的,走起路来连跑带跳的,跟个小孩子一样。一回到家,我正在包饺子,一脸的面粉,他也不管不顾,硬要叫我放下手里的活,给我戴上那条围巾,还一个劲说好看。”

后来爷爷陆续拿过好几个业余比赛的冠军亚军之类的,有奖钱,奖洗衣机,奖电冰箱的,但那条围巾,在奶奶心中地位最重。

我刚搬到爷爷家没几天,他就要教我下棋。我当时哪静得下心,一放学就想着下楼去,跟同一小区的小孩玩过家家。我很自来熟,没几天就跟小区的小朋友们打成一片,有个小女孩还同意玩过家家的时候当我老婆。

看我心不在焉,爷爷就开始想各种办法。

刚开始,每做出一个死活题,手筋题,或者背熟了一个定式就奖励一颗大白兔奶糖。后来糖没了吸引力,就奖励玩具,玩具手枪,变形金刚,塑料宝剑,俄罗斯方块游戏机。我喜欢什么就奖什么,前提当然是我认真学好棋。

爷爷最常用的招式,还是讲故事。小孩子正是好奇心最强的时段,总是喜欢听故事。

爷爷不仅棋下得好,记忆力也好,肚子里装了一大堆典故,古今中外大国手的名人轶事信手拈来。从施襄夏范西屏的当湖十局,到聂卫平的中日围棋擂台赛十一连胜,到韩国李昌镐君临世界棋坛,到古力李世石亦敌亦友。

当然,爷爷也经常穿插一些他年轻时的英勇事迹,每当他讲到他自己的事时,没前面那些故事有趣,我就不怎么爱听。他以为我是不相信他,认为他在吹牛,就较起真来,走到书柜旁,拿起他的那些奖牌奖杯,一个个的细数给我听,跟个老小孩似的。奶奶在旁边看着我们爷孙俩,被逗得笑起来。

那时候,经常有些棋友来家里找爷爷下棋,这时我就能出去玩,偶尔也会坐在棋盘前旁观。

经常来找爷爷下棋的棋友有四五个,奶奶每次都会留他们吃饭。她能记得他们各自的口味,那个年轻的叔叔来的时候,当天的菜肯定比较辣;花白胡子的老爷爷来的时候,当天的菜肯定比较清淡,基本上都是素菜。

小学毕业后我就要搬走了。爸妈来接我时,爷爷皱着眉头,看看爸妈,又看看我,一低头,摆摆手,说:“走吧走吧。”

奶奶把我们送到门口,悄声对我爸说:“老爷子这是不舍得,少华搬走了,他少了个棋友呢。”

后来,不知道怎么,爷爷就不记事儿了,见到我们都不认得。听到我们叫他只是木木地点点头,上下打量我们,歪着脑袋,挠挠头,努力回想什么。这时奶奶就凑近他耳边,给他介绍,这是老大,这是老二,这是咱闺女……爷爷笑着点点头,意思是告诉奶奶他记下了。

一顿饭功夫还没过,又分不清谁是谁。他抠着手指,忸怩地问奶奶:“红英,这是谁来着?”红英是奶奶的名字,他还记得她。奶奶一边往爷爷碗里夹菜,一边耐心地再告诉他一遍谁是谁。偶尔看到他领子上有菜末,就会帮他清掉。

爷爷记不清我们的名字和身份,但还记得有儿子,女儿,孙子外孙。

夏天天热,爷爷吹不惯空调,就开个电风扇,呼噜呼噜地吹着。电风扇老旧,爷爷不舍得扔,经常摇头摇不利索,摇到一半,卡在脚或者头的方向,另一半身体就热得流汗。爷爷经常半夜热醒,醒来之后很难入睡,就拿着把蒲扇,满屋打蚊子。看到奶奶也一头汗,就拿扇子帮她扇扇。

有时奶奶也醒了,爷爷就说:“我梦到儿子女儿了,他们来看我们了。他们好久没来了吧?”

奶奶听到这,就糊弄爷爷说:“你老糊涂了,不记事了,孩子们昨天刚来过呢。”

爷爷挠挠头想一想,不太确定,看看奶奶,信了,喃喃一句:“我真是老糊涂了。”

他跟别人下棋,布局还没下完,就忘了该谁走,经常半小时不着子,对手等急了,就催,爷爷反问:“不该是你下了吗?”慢慢的,对手都没了耐心。

一个人时,他就捧着本棋书,在棋盘上打谱。棋书上黑白子缠成一团,每个棋子上标着个数字,代表着子的次序,打谱便是根据这次序在棋盘上摆出来,想一想,高手为什么这么下,这手棋有多少埋伏,变化。都想通了,对棋的理解便更深了一层。

后来他经常打谱打到一半,便找不到棋书上的次序。不知道自己打到了第几步,就满盘找,找不到就嚷嚷叫奶奶过来。奶奶放下手里的活计,蹒跚跑过去,拿着棋书,对着棋盘,帮爷爷找已经摆到哪一步。

围棋涉及很多心算,形势判断要算空,布局要谋划着占大场,棋子怎么配合才能效率最高。中盘黑白子近身搏斗更要算,有时一算就要到几十步之后。这些老年痴呆的爷爷当然算不来,算不来,棋力就下降了。这也还好,棋力下降可以找水平不高的人下。真正导致别人不再跟爷爷下棋的是嗜睡,他下棋下到一半就开始打盹,两手撑着下巴,打呼噜流哈喇子。

没人跟爷爷下棋,他就心慌,一天那么多时间,怎么花。每天在屋里踱步,偶尔也去小区里散步。有一次,他背着手在小区里来回走,看到两个小孩在滚弹珠。爷爷觉得有趣,就蹲在旁边看,起劲了就问小孩能不能带他一起玩。小孩问:“你有弹珠没?”爷爷说:“没有。”小孩说:“没有那你玩什么,不跟你玩。”爷爷只能蹲在旁边看,直到奶奶来找他吃晚饭。

我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大学,爸妈也在外地工作,我们平均每个月给爷爷打一个电话。每次打电话爷爷都会说:“你们都到哪去了,都不知道回家。”

问得多了,我们都不好意思,心里内疚。奶奶洞悉我们的心理,又糊弄爷爷:“这老头,又不记事了,孩子们昨天不刚来过吗?”爷爷在电话那头问:“来过了吗?”奶奶确切地说:“来过了哦。”

有一次,奶奶在电话里跟我说是没人陪爷爷下棋了,他才一天到晚闲得慌。我建议奶奶在电脑上下载一个弈城围棋的软件,在里面注册一个账号,让爷爷在上面下棋。

奶奶照做了,可爷爷下了三十多年的棋,都是捏着棋子下的。棋子圆润清凉,拍到棋盘上声音清脆,这哪是网棋能比的。爷爷一看屏幕就不下了,这哪能下棋啊?

爷爷还是很无聊,有一次奶奶去找爷爷吃饭,看到他坐在小区大门口的茶馆里,一个人坐在棋盘前,问每一个经过他桌子旁的人,下盘棋么?可就是没人陪他下。奶奶决定,她要学围棋。

图 | 爷爷研习围棋打下的谱

奶奶先是去了老年兴趣培训机构,那里面教书法,国画,二胡,但就是没有教围棋的。无奈,奶奶就只有去专门教小孩的培训机构报名。

去的第一天,奶奶问前台的客服:“这儿有教围棋的吗?启蒙班的那种。”

客服是个小姑娘,长相清丽,说话声音也很好听。她可能正在跟朋友聊天,忙着低头打字,听到奶奶的问话,抬起头微笑说:“有啊,请问您孙子多大了?”

奶奶摸摸脸颊,不好意思地说:“不是我孙子学,是我自己学。”

刚开始小姑娘不了解情况,告诉奶奶,这是学龄前儿童的兴趣班,不招收奶奶这样年纪的学生。奶奶告诉了小姑娘她想学棋的初衷,小姑娘听完之后,怔怔的,就找到管事的经理,把奶奶的情况告诉他,那个经理听后笑着跟奶奶说:“您明天来上课吧。”

从那以后,奶奶每天一大早就起床,做好了早饭,温在电饭锅里,趁爷爷还没醒,偷偷拿爷爷的棋具,把前一天学的东西再温习一遍。奶奶心里藏着个甜蜜的小秘密,等着自己学成了,哪天突然给爷爷一个惊喜。就像年轻的时候,爷爷偷偷学奶奶那个县城的方言,突然有一天用方言跟奶奶交谈一样。

一想到这,奶奶便动力十足。

围棋规则简单,但对于初学者而言,简单的规则并不意味着门槛低。茫茫棋盘,纵横十九道,不像象棋马走日象走田那样,有明确的走法,和吃掉对方老将这样清晰的目的。

光是弄清楚什么是真眼假眼,奶奶就废了老大的劲。学个定式更是不得了,大型一点的定式十几二十手,难背不说,就算背出来了,过会儿就忘了。更难受的是,奶奶老是会去想,为什么这个棋就这么走,空荡荡的棋盘,高手们怎么就觉得这么走是两分的呢。

奶奶想不通就去问“师兄师姐”们,碰到小朋友摆架子或者忙着玩,没时间搭理她的时候,她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糖,“贿赂”一下他们,他们就教了。碰到小朋友们也不会的,就课后问老师,老师知道了奶奶为什么学棋之后,倒是经常给奶奶开小灶,对于奶奶的疑问知无不答。

奶奶每天回到家,都要编个理由解释一下,学棋的这段时间干嘛去了,因为爷爷不记事儿,所以一个理由可以重复用很多天。

晚上睡觉之前,奶奶会给爷爷讲两人年轻时的故事,有些爷爷还模糊地记得,讲到一半时还能应两声,有些全忘了,听了之后也不说什么,光是笑。奶奶把爷爷哄睡之后,闭上眼睛复习今天学的内容,碰到一些比较难的变化,在头脑里想不清楚,就起身拿出棋具摆个一两遍。

知道奶奶会下棋之后,爷爷高兴得不得了,围着奶奶绕了一圈又一圈,耷拉下来的眼皮盖不住眼睛里兴奋的光,甚至还老不正经地在奶奶脸上亲了一口,奶奶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两人处对象那会,脸红了好一阵儿。

爷爷又有事干了,每天拉着奶奶陪他下棋。

下着下着爷爷还是会中途打个盹,奶奶就趁这会儿干点家务。爷爷一醒,发现棋盘前的奶奶不见了,就闹,嚷着:“人呢,人呢,该你下了。”奶奶放下手中的活,跑到棋盘前又陪爷爷下会儿。

爷爷生日那天,我们都在外地回不去,晚上我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是奶奶接的,我说祝爷爷生日快乐。

爷爷在电话那头说:“快乐,谁快乐?红英,今天谁生日?”他把自己生日也忘了。

奶奶说:“奶奶替爷爷谢谢你,你自己在外面注意身体。”

我说:“好。”

电话那头又传来爷爷的声音:“红英,快啊,轮到你下了。”

奶奶应了一声:“来了来了。”然后对我说:“先不跟你说了,你爷爷催我走子呢。”


喜欢微信公号上一个读者的留言评论:
年少时一人执黑,金角银边分毫必争;
遇你后甘心执白,岁月对坐落子无悔。

本文选自真实故事计划。真实故事计划是由青年媒体人打造的国内首个真实故事平台。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zhenshigushi1,这里每天讲述一个从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

投稿邮箱tougao@zhenshigushijihua.com,原创首发千字500——2000元。

作者李少华,现为大学生

编辑 | 马璇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