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袭,若开邦,“阿卡穆尔圣战者”组织,中国应警惕缅甸恐怖主义问题

Mino 2016-12-01 16:25:06

中评社北京11月21日电(评论员 乐国平)今年11月,缅甸西部若开邦动荡不安,该地先后两次遭遇大规模恐怖袭击,逾百人死亡,60余间民房被毁,特别是在若开邦接近邻国孟加拉国的边境地区,缅甸边防军和警察都遭到袭击,而袭击者多达500余人。这一轮恐怖袭击的制造者很快水落石出,是若开邦少数民族罗兴亚人组成的“阿卡穆尔圣战者”组织所为。 
罗兴亚人问题长期以来都是缅甸动荡的顽疾,罗兴亚人与缅甸政府的冲突甚至惊动了国际社会,引起了西方很多国家的“关心”。罗兴亚人指的是英国殖民南亚时,从缅甸邻国孟加拉迁入至缅境内生活的伊斯兰教徒,这些人多数居住在缅孟两国交界处的若开邦。二战后,缅甸摆脱了英国殖民,缅甸政府宣布罗兴亚人是“非法移民”,接下来几十年间,缅甸政府对罗兴亚人采取了驱逐行动,但由于孟加拉国也不愿大规模收留他们,罗兴亚人依然漂泊在若开邦,并经常与缅甸其他民族爆发冲突。 
此前,罗兴亚人的冲突形式多表现为骚乱,一般由于刑事案件和民事纠纷引发,也很少有带头领导冲突的组织存在。今年冲突演变为恐怖袭击,已经具备了组织性和预谋性,可以说,罗兴亚人问题开始转变为缅甸的恐怖主义问题。 
缅甸作为佛教为主的国家,缅政府对罗兴亚人采取不承认国民身份的举动,引发罗兴亚人不满,缅甸政府当然要对冲突爆发负责。可是,冲突既然爆发,在后续的发展中,产生的一系列血腥动荡事件,缅政府和罗兴亚人双方都难辞其咎。但是,很多域外国家(包括许多西方国家和中东国家)对罗兴亚人冲突问题采取了拉偏架的方式,抱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将罗兴亚人描述成无辜受害者,将缅政府贬低为种族灭绝的刽子手,给罗兴亚人输血打气,对罗兴亚人的暴力活动装聋作哑,无疑激化了冲突,将发生在若开邦的骚乱一步步演化为恐怖主义行动。这不仅是对国际冲突的不负责任态度,而且还有着明显的干涉别国内政之嫌,联系到中国新疆问题中,一些外国政府的拉偏架态度,真是何其相似。 
中国对于缅甸罗兴亚人问题,更应该采取公允的态度。中国网络上,活跃着一些键盘侠,由于中缅关系出现一些波折,他们希望罗兴亚人把缅甸搞乱,以解一时之气。缅甸政府长期推行民族压迫政策,这不假,包括华人在内的各少数民族与缅甸政府都存在着矛盾。缅甸政府近年来疏远中国,亲近西方,这也不假。但是,不能因为缅甸与中国关系出现了问题,就力图将缅甸搞乱,因为在全球联系越发紧密的今天,一个地方安全形势恶化,对于全世界都会产生恶劣影响,更何况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本身就不合乎人性。 
冷战后期,美国为了急于搞垮苏联,对全世界所有反苏组织给予资金和武器援助,扶持在阿富汗抗击苏军的穆斯林游击队,结果苏联解体了,阿富汗游击队却演变为“基地组织”、希克马蒂亚尔武装、杜斯塔姆武装、塔吉克军阀,以及后来居上的塔利班,开启了阿富汗旷日持久的战乱不说,还引发了全球性的大规模恐怖袭击。苏联解体的一时之快,转眼成为全球风声鹤唳的恐怖主义恐慌,以邻为壑,害人害己。
所以,中国首先需要严守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但也不能放任冲突恶化,中国和国际社会应该共同努力,促进冲突双方多沟通,早日控制冲突。同时,中国必须严防死守,警惕缅甸以及周边地区的恐怖主义向中国西南地区渗透,对于危害中国安全的恐怖分子予以毫不留情地打击。缅甸出现恐怖主义问题,标志着中亚南亚与东南亚的恐怖主义网络连成一片,对中国反恐形势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东南亚的恐怖主义问题近年来不断抬头,泰国、菲律宾、印尼的恐怖袭击越发猖獗,更糟糕的是,中国新疆的分裂分子和暴恐分子从新疆出发,经由中国云南、广西,抵达泰国,再转至各动荡地区的恐怖主义迁徙路线已经形成。而南亚的巴基斯坦、克什米尔、阿萨姆和孟加拉国,恐怖袭击更是此起彼伏,特别是缅甸邻国孟加拉国,在伊斯兰极端主义兴起的背景下,使用暴力、充斥政治野心、甚至投靠IS的孟加拉恐怖分子不断增长,今年7月,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发生针对外国人的恐袭,导致20多人遇难。由此,罗兴亚人中的极端分子,无论是去西边的孟加拉受训,还是向东边的泰南三府、印尼亚齐“取经”,都变得格外容易。 
中国必须严加警惕缅甸产生的恐怖主义问题,绝不能抱着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的心态,必要时务必加强同东南亚、南亚各国政府的合作,将恐怖主义在区域内的网络彻底铲除。
  1楼 2016-11-21 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