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鲸鱼,

荼靡jsy 2016-12-01 19:38:09

我可以孤独吗?

我常常静下来问自己:我可以更孤独一点吗?

我渴望孤独;珍惜孤独。

好像只有孤独,生命可以变得丰富而华丽。

————摘自《孤独六讲》序言


    在1989年,科学家发现一只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她叫Alice。她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有人听见,难过的时候没有人理睬。原因是她的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25赫兹。鲸鱼只能靠声波交流,所以,没有同类可以听到甚至察觉到Alice的存在。

    有时候,我们就像Alice,孤独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和熟悉的人面对面坐着,却有话说不出口;一群人在一起说说笑笑,转过身来疲惫感涌上心头;每天为了不同目的和不同的人握手交谈,没说出一句真心的话。


    一个人不管做什么,都会经常被挂上孤独的名号。但有时,一个人并不是最孤独的时刻。那些饭局,酒过三巡后,大家在觥筹交错中谈笑风生,酒肉下肚,却不食其中滋味,话语良多,却无一句是真心。酒后初醒,才幡然醒悟,热闹的表皮下,每个人都藏着一颗孤单的灵魂。

    一群人是热闹,一个人是腔调。在繁华都会,一个人吃饭,睡觉,上下班,早已升华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我们都是孤独的行者,孤独不再是件凄凉的事情,而是一件值得点赞的生活美学。一个人没什么,重要的是如何安放孤独的心。

    

    “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会发慌,孤独则是饱满的,是庄子说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是确定生命与宇宙间的对话?孤独是一种福气。”    

                                          ——蒋勋


    小时候,家教严格,我总担心自己讲错话,就不太会发言。那个时候,要说出心事或表达出某些语言,会受到很多我心里的约束。所以有时我会与自己对话,那种感觉是孤独的,但那种孤独感,也是我所怀念的,因为在孤独中有一种很饱满的东西存在。

    青春期时,有时令我感到最孤独的,是和父母的对话。因为有些时候,他们似乎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而这并不牵涉我爱不爱父母,或父母爱不爱我的问题。对于那时候的我而言,孤独是一种渴望,可以让我与自己对话。但大人却在房外臆测着:这个小孩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出来? 

    在大多数人眼中,孤独恐怕算不上是一个美好的词语,至少,不值得去追求。

    在我的中学时代,有个朋友暗恋一个人好几年,而对方完全不知情,她只是用写诗、写日记的方式表达心情。时间很长,那些一笔一画造就的暗恋心事,是一个不快乐的故事吗?她孤独吗?我现在回想起来,恐怕不一定,也许,当她写下那些附有饱满情感的美丽文字时,她是在跟自己恋爱。

    暗恋的过程中为了将自己美好的一面表现出来。她会把衣服穿得更讲究一些,走过暗恋的人面前,希望被注意到。她好孤独,所有的一切仿佛就是她一厢情愿。但她的生命也正在发生转换,现在的她拥有了最完美的自我。孤独是意味深长的赠品 ,受此赠礼的那位朋友学会了爱自己,也学会了理解别的孤独的灵魂罢。

    人类是社会性生物,我们的所有心理都基于彼此共存,我们的决定取决于所处的社会关系。这样一路而来的演化,使我们时常无法忍受没有他人的陪伴。而我要说的是,孤独没有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孤独有时也是一种财富,人只有在孤独时,心才会真正的安静下来,才会理智。众生孤独百态,孤独本就是生活的常态,学会享受孤独,才能更坦然地面对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