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投资方法论,凯鹏华盈周炜,投资人比创业者更孤独

upfate 2016-12-01 20:53:08

周炜:投资人比创业者更孤独

2016-11-28
最专业的
华兴有个Alpha
采访当天难得的阳光明媚,知名 VC 投资人周炜位于银泰写字楼高层的办公室里也因为阳光直射温度颇高。

准备采访的过程中,周炜反复问我们热不热,需不需要来一点冰饮料。录制视频时又自嘲自己仪态不好,肚子也有点大。

 

与想象中应该是很高冷的「老牌美元基金管理合伙人」的形象好像有一点点不太一样。

 

但是回顾周炜的投资成绩,他绝对称得上的精准的「独角兽」捕猎者,在 A 轮的时候就投资了融 360,宜信、喜马拉雅、秒拍小咖秀一直播、启明星辰等知名项目,并且在最早期就接触了京东,在京东的多轮融资中都出了 TS。

 

作为此次「2016 VC 投资人年度影响力榜单」中「年度影响力投资人」的候选人,我们将周炜的专访作为开篇,通过真实的采访重现告诉你:第一次见到刘强东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为什么他总是反复提及喜马拉雅和秒拍?运气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以及,找到成功创业者的捷径到底在哪里?

专访浓缩精华版视频

Q1:投京东时,您对刘强东有哪些深刻印象?( 0:19)

Q2:您心中早期投资人有哪些特质才算优秀?(1:01)

Q3:早期投资回报周期偏长,您有过低潮期吗?(3:00)

Q4:早期投资心态要沉稳,您焦虑时如何排解?( 4:06)


Q:最近一年大家都在说「资本寒冬」,您这一年的工作状态如何?会受到影响吗?

 

周炜:其实我的投资方法是要能看懂和理解项目,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在寒冬的时候,对于我这样的投资方式其实是有好处的,给我更充足的时间去学习研究,布局思考。

 

今年整体来说是相当忙的,新的项目比较多,之前投的项目频繁有上市准备程序,作为投资人、公司董事,我需要花更多时间去参与。

 

Q:您投资了很多很有名的项目,像京东、秒拍、喜马拉雅等等,哪个项目让你印象深刻?

 

周炜:最深刻的肯定是京东,我跟了好几轮,最后才投进去,这个是我投的比较晚期、金额最大的项目,投了近 1 亿美金,当然回报也非常好。

 

我 08 年认识刘强东,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公司有机会能够成为一个基业长青的公司,我一直觉得做早期投资图什么呢,图钱的话可能做 PE 更赚钱,做早期投资的好处在于,你能够参与到一个公司的整个成长过程。

 

现在我也很自豪,包括我们家里买东西也都是在京东上买,连我儿子每次看到京东,JD.com 都会说,这是我爸爸投的。

 

另外像秒拍,创始人韩坤给我留下的印象也非常深刻,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如果一个人平均情商是 200,我只有 100,韩坤情商可能在 100 万,他非常善于把各种资源组织起来,帮助自己获得成功。

你看他刚刚做秒拍的时候,美拍已经非常大了,但他仍然能够冲到现在这个位置。

 

Q:08 年您第一次见到刘强东的时候,对他有什么印象?

 

周炜:就算是在京东最早期的时候,他身上那种霸气和信心都在那,尤其 08 年是融资最难的时候,很多项目都是打对折融资,他在那个时候还是保持自信,他今天什么样,那个时候就是怎么样。很多人会看到一个创始人早期和后期变化很大,而他一直都是同一种个性。

 

Q:为什么说您的情商只有 100?

 

周炜:我比较急躁。还没毕业的时候我就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那家公司的文化就是结果导向,你做到了,你就得到了你想要的,我在公司 8 年升职了 10 次,我也没有找关系,也没有跟哪个人关系特别好。我职业生涯大部分都在那,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个方面是我的一个弱项。

 

Q:您觉得这样的性格特点,对您做投资这件事有没有影响?

 

周炜:当然会有影响,首先是说谈判的时候,我就很容易亮底牌,我在沃顿上学的时候,成绩最差的就是谈判课,当时我们谈判课程的老师是巴以谈判的首席谈判员,他说谈判的重点是,永远不要在对方之前露出你的底牌,但我就是看谈的差不多了,就把我的底牌告诉你,你觉得能做就做,不能做也没办法。

 

这个对我来说是个弱项。

 

再有就是,VC 跟我之前的工作差别很大在于,这是一个结果要等很多年才能体现出来的东西,尤其是我们 A 轮投资者,平均要等 6 – 8 年,就算中间估值涨了你没有退出也不算,这种情况下,对我来说不是最适合我的一种环境。有的时候就会,怎么说,很 frustrated。

 

Q:那您是怎么试着去改变自己的?

 

周炜:现在我要学会不要把成绩寄托在数字上,把这个寄托在我投资的公司有多少实质性的发展,像秒拍就让我很满足,一年一个台阶。我 14 年见到他们,当时我预计 2 年后短视频才会爆发,我要耐心等两年行业爆发,再和跟他一起走多年竞争的道路。结果他们在 14 年底的冰桶挑战秒拍就爆发了,那 15 年这个小咖秀,又是当年最热的,16 年的一直播,对吧,这种就让人很满足。

Q:像您刚刚说有耐心是一个 VC 必须具备的特质,做一个好的 VC 还需要有什么其他的特质?

 

周炜:好奇心,这个就不用再讲了。作为早期投资人,你的投资周期在一个领域里可能只有 6 个月,过了 6 个月,如果真的是一个好项目的话,你作为投资人已经进不去了,这种情况下,每 3 - 6 个月,你至少要对一个新行业,甚至好多个新行业要有足够的认识和分析。

 

然后,我觉得需要有足够开放的思维,不要动不动觉得「不可能」,或是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这个不行。经验很多时候都是错误的,因为环境在变化。

 

另外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就是,一定要从非常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这个时间点和另外一个时间点有什么区别,这个创始人和另外一个创始人有什么区别,诸如此类。

 

还有一个,就是找到真正的「富矿」,创业者越来越多了,真正成功的就那几个,那这些人到底在哪?你满天乱找,这个概率就跟买彩票中奖差不多,所以跟着一个富矿的脉络,这个脉络有不同的方式,比如说你跟着华兴能看到很多比较好的项目,另外就是跟某些创业者形成良好的关系,他周围的创业者都比较不错,这就是富矿。

 

Q:成为一个好的投资人,是不是也有运气的成分?

 

周炜:很多人时候,运气占了一半。

 

其实我是这么看运气这件事,我总结了早期 VC 投资人成功的几种可能性:

 

1. 因果。你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扶老人过街,这辈子命运回报你,这没办法,这是你的福报。

2. 运气。运气可能跟因果有关,也可能无关,这种例子在投资界其实特别多。

3. 天才。天才这个东西谁也说不清楚,直到你成为天才了,你才是天才。

4. 足够努力 + 方法论。光努力也没有用,投资绝对不是一个靠苦活能出来的行业,这一点我可能更多的是从一个基金管理者的角度来说。单个投资人可以靠运气和因果,但是作为一个机构,你必须通过有效的方法论加上足够的努力。

 

同时,我肯定也希望我的团队里有天才,有因果好的人,有特别有运气的人,那是锦上添花,但是我不能把基金的回报赌在这三点。

 

为什么我这么爱讲秒拍和喜马拉雅,因为这两个项目就是完全是我们设定的范围,我觉得无线互联网内容 UGC 平台这两个方向该出东西了,我就带着我们的团队去研究这两个领域,之所以选这两家公司,我有非常清楚的理由,当时他们都不是前三名,最终他们都在 1 年多的时间里变成了行业里绝对第一名的公司,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心理的满足是非常非常大的。

 

Q:您进入风险投资也很多年了,您遇到低潮期的时候,是怎么走出来的?

 

周炜:9 年半了。其实每年都有低潮期,这个工作本身就是结果体现非常慢的一个工作,经常有一个阶段,你所有的公司都在焦虑期,很奇怪,集体焦虑,要你一个个去帮忙。这个时候你会觉得很累,怎么感觉看不到曙光。

 

但是这两年我就很开心,大量的曙光出现了,我们公司有大量的纷纷成为独角兽。不是说 10 亿美金就是独角兽,独角兽应该是不但超过 10 亿美金,而且在行业内是绝对领先的。这两年出现的特别多,总体来说,开心还是大于焦虑的。

 

Q:早期投资心态需要沉稳,您焦虑时如何排解?

 

周炜:以前焦虑的时候,跟朋友聊,不能聊的去运动,大部分时候自己吞。其实像我们这个工作,像创业公司的 CEO 一样,是相当孤独的。CEO 也是一样,CEO 有任何焦虑不能在他团队面前体现,但 CEO 可以跑来找我们聊,我有好几个 CEO 碰到焦虑的事情都会来找我聊,我们会给他们做心理按摩。

 

那我们焦虑怎么办呢?我不能跑去找 CEO 说我很焦虑,那他就更焦虑了。

 

实际上这个工作是蛮孤独的。

 

Q:那您中间有想过要放弃做 VC 这件事吗?

 

周炜:到现在为止我还很 enjoy,VC 这个行业太好了,每天都能接触到新的东西,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工作给你这个机会,就算你是大学教授专门研究新的模式,你可能没有这么多机会可以在第一个时间点就接触到新的事物,看着它一步步成长。

 

很多人都是看到一个东西已经出名了,然后倒过去研究,但是中间会不自觉的错过很多步骤,人都是选择性的遗忘和记忆的。

 

而我可能在一个企业家刚刚开始有这个念头的时候,我就开始和他交流,到最后一步步起来,中间所有的轨迹你心里都有,这种感觉很有意思。

 

Q:现在市场上新出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机构,您会如何形容国内现在的投资圈?

 

周炜:行业在变化,创业环境在变化,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崛起,现在确实是年轻一代  VC 崛起的时候,我确实比现在崛起的 VC,稍微老一点点,但是也没有老到像元老那一层。我还是愿意把自己归结在年轻的一辈,虽然我比他们大个 4、5 岁吧,我也是在努力在学习新东西,像秒拍,小咖秀,我也在不断去接触年轻用户的行为。

 

现在大家都在看消费升级,我有一个想法,很多人会说,因为现在中国人有钱了,愿意花更多的钱买更好东西了,我不认为是这样,我看到的是代际的变化,你并不是去从老用户的行为变化中获益,而是一代代新的消费用户,带来了新的消费力量,这就是我为什么去研究新的一代的人到底去怎么想的。

 

今后如果要继续做互联网早期投资的人,你必须要能跟十几岁的孩子交流,如果不行的话,就很难。

 

Q:您自己玩秒拍吗?

 

周炜:当然,我经常跟我儿子一起录小咖秀,我们录《大圣归来》里面那一段,一录就是一个多小时,乐此不疲。不过用一直播这个产品做网络直播我还在心理建设阶段。

接下来我们会陆续推出各路 VC 大佬的专访实录,敬请关注。


华兴资本期望聚焦行业「影响力投资」方向,为更多的优质企业及优质资金助力。因此本次借由投资时代特点为背景,结合华兴资本旗下的早期 FA 团队华兴 Alpha 打造的融资服务平台长期记录、挖掘的投资行业、投资人的具象行为精准数据,启动了「2016 VC 投资人年度影响力榜单」评选及颁奖盛典活动。

查看榜单入围细则与报名请点击「阅读原文」

精选留言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写留言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写留言
    加载中
    以上留言由公众号筛选后显示

    了解留言功能详情
    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