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新闻,政知局,反腐防微杜渐,专访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对领导人待遇中央规定“从低”是为了防微杜渐

upfate 2016-12-02 09:12:33

对话 | 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对领导人待遇,中央规定“从低”是为了防微杜渐

2016-12-02
政知局
政知局

撰文 | 邢颖    编辑 | 邹春霞

11月30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规范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待遇等文件,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昨天(12月1日)推送了《解局 | 中央领导生活待遇要有变化?》(点击蓝字可阅读),第一时间关注。

在为读者梳理中央有关领导人生活待遇规定变化的同时,政知君也第一时间联络了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

葛剑雄曾在2013年两会上提交关于制定公布离任国家领导人礼遇条例和退休官员待遇规定的提案。当年两会闭幕后,中组部在提案答复函中透露,中组部正会同有关部门对省部级干部生活待遇规定进行修订,党和国家领导人生活待遇规定也正由有关部门研究修订。

当时,政知君的小伙伴对话过葛剑雄,现在,听听他怎么说这次的新文件。

△葛剑雄(资料图)

退休的全国政协副主席支持提案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您当时提交提案主要针对什么问题?

葛剑雄:当时有种说法,离任领导人所有的待遇都保留。我数了下国家级离任领导人,有上百位,如果这么下去的话,离任的人越来越多,加上人的平均寿命延长,保留所有待遇不应该。而且,当时还了解到,个别地方对离任领导人过分地接待,甚至有领导的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以其名义招摇撞骗,所以我的提案主要针对离任的领导,而不是现任的。

同时,我还提出应该有个规范。他们以前对国家做出过重要贡献,待遇好一点是应该的,但要有规范,而且要明确哪些是他们本人的待遇,不是家人和身边人可以享受的。另外让各地也知道,有一个公开的接待标准,下面也会知道怎么做。像我以前偶然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上面来了一个领导,下面不知道怎么接待。这个不是国家秘密,应该是可以让大家知道的。 

很多人曾经跟我开玩笑,“你提这么个提案,那些老领导不会恨你吗?”我说,恰恰相反。有一位已经退休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当时就打电话给我,说“我真高兴,你这个提案如果通过了我会很高兴,我就希望退下来后能过普通人的生活。我本来是个科学家,要到实验室去,现在警卫经常跟着我,有必要吗?我不需要这样的待遇”。实际上是这样,大多数老领导高风亮节,并不需要这些待遇。而且,如果有明文规定的话,上下的工作人员都好执行。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从2013年您提交提案,到政治局审议,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是否有部门跟您做后续的沟通?

葛剑雄:这个文件的出台跟我个人提案的关系不是很大。据我了解,也不是我一个人反映这方面的意见,有被公开报道的,也有内部反映的。中央肯定是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加上进行大量的调研作出的决定。我只是众多反映者的一个。 

提交提案后,中组部联系过我,中办也给我打过电话。中组部工作人员问我“礼遇”具体指的是什么,问过我,我所理解的国外领导人的礼遇。当然,这次审议的是待遇,不是礼遇。 

当时中央优先解决少数高层领导人贪腐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您怎么看待这项工作的进度?会超出您的预期吗? 

葛剑雄:提交提案时当然希望尽快出台规定,但我也明白这个过程是相当复杂的。中央肯定会根据轻重缓急来处理,现在看来,当时中央优先解决的是少数高层领导人贪腐对党和国家造成严重危害的问题。另一方面中央还要经过调查研究。所以,文件的出台,快慢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符合实际情况,可操作可执行。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当时中组部给您的答复涉及省部级干部和党和国家领导人两个群体,前者是“正在修订”,后者是“研究修订”,最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规范文件早于省部级领导干部,您怎么看这个时间问题? 

葛剑雄:很早的时候,我看到过一本好厚的国务院文件,里面对诸如领导干部的生活待遇怎么样,因公出差自己要补足多少伙食费等问题都有规定。一些领导人的回忆录里也有提及,人民大会堂里的茶水要自付,一个茶包几毛钱等等。我想,省部级干部的待遇原来肯定有规定的。这次出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规范文件,是六中全会后从严治党的具体体现,先从高层做起,把对高层的规定放在前面。 

以前有规定 此次是“全面规范”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您怎么看这次的文件?

葛剑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有的以前已经有规定,这次的文件并不是完全重新做起。当然,已有的规定,有的内容需要根据形势的变化不断调整,比如,过低的待遇要适当提高,太高的待遇要降下来。另一方面,新问题需要制定新规定。比如说,改革开放前不会有对离任领导生活待遇的规定,因为那时候实行领导干部终身制,没有离任的概念。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从已披露的信息看,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的三个文件中,另外两个一个是条例,一个是规定,都很明确,只有涉及待遇的表述是“文件”,在您看来,这个文件可能是什么规格的? 

葛剑雄:这是中央的文件,具体的事由中办、国办处理。规定是针对具体问题的,条例是比较长效的,覆盖的范围比较广,将来可能还有细化的内容。也有可能是根据轻重缓急,先做出的规定可能会以发文的形式,来不及提到条例里面。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目前披露的内容主要涉及办公用房、住房、用车、交通、工作人员配备、休假休息这些方面,您认为这算得上“全面规范”吗? 

葛剑雄:是全面的。包括离任的、在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而且很明确讲到从本届中央政治局就开始实行,显示从严治党、反腐倡廉从最高层次做起,这是非常重要的,也是符合大家心愿的,说明从严治党等六中全会精神越来越具体化了。

中央规定“从低”是防微杜渐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中央政治局提出的最新精神,是“保障工作需要、待遇适当从低”,相比“规范并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工作生活保障制度”,口袋似乎扎得更紧了。您怎么看到这种收紧?

葛剑雄:最新的精神是进一步从严,体现了中央对领导更严格的要求。我一直主张对离任领导人生活待遇从优,但不要过分。老同志在任上时对国家有过重要贡献,离任后,让他们晚年生活从优是应该的。当然,从优不等于奢侈腐败。

不过,中央“待遇适当从低”的要求也能够理解。

首先,现在并非当年的战争年代,国家经过多年建设,物质条件比较优越。而且,高低是相对的。比如说现在的办公、住房、用车限制得紧了,其实并不是紧的,可能是以前放得太宽了。我认为,在经济困难情况下,重点是改善领导干部的生活条件。现在,国家的物质条件比较好,他们的生活待遇低一点实际上可以满足需要。 

另外,在当前反腐的形势下,中央规定“从低”是为了防微杜渐,体现中央率先垂范作出表率。看得出中央下了很大决心,要在思想和组织上严格要求,一定要防止出现反复。 

分批实施显示中央要全部做到的决心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有关规定从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率先做起,并分批实施。”这样的表述以往非常少见。对“分批实施”可能有两种理解,从常委到普通政治局委员、从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到退休政治局委员,您如何看? 

葛剑雄:我也注意到了“分批实施”,先由中央政治局开始做起。我的理解,是会根据不同层面逐步解决,逐步调整。从本届中央政治局做起,体现了中央对现任领导更加严格的要求,率先垂范,先做个样子出来,其他的领导干部也逐步做到。

我所理解的分批,现任的和离任的有区别,而且现任中也可能分批,这得有个过程。高层领导人的生活待遇等各个方面更复杂,有的住在北京,有的住在军队里,有的住在地方上,这个标准怎么制定呢?可以说分批还是比较实事求是,显示了中央最终一定要全部做到的决心。

退下来的老领导因为历史原因有不同的待遇,牵涉面比较广,情况也比较复杂。有的是符合一般规定的,有的当时经过合法手续审批的,有的是当时集体做的决定,各个人的情况也是不同的,产生过程也比较复杂,需要分批、逐步做。就像我们平时说的,老人老政策,新人新政策,甚至有中人中政策,中人是介于新老之间的人。 

相信会公开 但公开不一定就是登在媒体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我们注意到,您此前的提议都是“制定并公布”,中央政治局要求“各有关方面要细化落实方案,制定具体实施办法”后续是否有公开的可能?在公开上您有何建议? 

葛剑雄:我相信会公开的。但是公开不一定就是登在媒体上。我们国家有我们国家的国情,有的文件会在内部传达,在一定的范围里面,公开到什么程度都会考虑到。 

我还注意到,规定中有这么一项“严格约束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管理好身边人”,这句话是有深意的。我听说过地方工作人员抱怨,有领导人秘书或者司机打电话来要怎样,到底是领导的要求还是身边人在狐假虎威不得而知。而下面的工作人员很生气,但又不敢违抗。

如果有公开的规定,那下面非但可以拒绝,而且可以举报违背规定。而且,接待领导人的标准至少也得让下面有关部门知道,不知道的话怎么接待。虽然公开到什么程度会根据实际情况考虑,但我想这种公开的原则是不会变的。 

校对 | 罗晶

阅读
精选留言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写留言
    该文章作者已设置需关注才可以留言

    写留言
    加载中
    以上留言由公众号筛选后显示

    了解留言功能详情
    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