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鏖锋3-4章剧评——机关算尽无路,乱世之局将出

悬梦惊雪 2016-12-02 14:09:34

  本周如果要评选一个悲剧之星,我大概会首推任平生了。任平生古原争霸一路走来,目的稍微明确的就是治疗寒伤的流炎灵帖,然而如今被他坑上寒伤之路的病友墨倾池已经痊愈,他自己却因为各种“不可信任”,把自己陷入了近乎无援的苦逼地步。从最开始因为寒伤爆发,而委托剑非道代为参加古原争霸,到后面突然转向将令钥收回自己去参加,其中的目的不甚明确。任平生明知解锋镝手拿流炎灵帖,却依旧积极谋划山海奇观内宝物,与前期部分推论也不谋而合,他是想要山海奇观内的东西,但是他是想要全部,还是说为了某一目的,至今并没有说清楚,甚至说治疗寒伤其实已经影响到了任平生的武力值进而影响到了生命,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并没有把灵帖当成第一要务,那么为什么他还要山海奇观?为了自己的野心?现在根本看不出来。虽然我一直坚信任平生大概还有什么各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似乎也许后期未必能圆回来多少。于是上一集我们看见,任平生蒙面与玉梁皇围杀红尘雪,用的招式也显露了他就是任平生,玉梁皇打完以后认为任平生并没有尽到全力。而红尘雪后期去找夸幻之父质问其父被陷害的死因,夸幻也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说利用他们的瑜亮情节,最后是任平生为他取来了兽妖焚,而后获得了寒灵玉。而记得九霄霎寒要练成,必须需要寒灵玉的辅助,说明当初去杀凶首恶来的时候,任平生实际上是没有寒伤的,也就是他告诉解锋镝因为寒伤爆发这事,其实是假的。最后又为了找圆公子要山海奇观,跑去仙脚,碰见了品愁煌,两个人并不知道哪里能找到日月星三光镜,所以就守株待兔蹲在仙脚等解锋镝自投罗网了。结果任平生偷鸡不成蚀把米,东西没拿到,反而被解锋镝将华炎焠(抑制寒伤的那个针)击入体中,身受重创,为了治疗伤痛只好卖身给旸神了。整个一路看下来,觉得行者十分的憋屈,再也没有那种行者悠闲于世,引着别人看山看水看风景那种怡然自得高人之感,为利所蒙蔽?还是不相信他人?嗯,大概也只有编剧能知道了。

  再说天魔茧之所以敢不将圣母放在眼里了,果然是因为手中的九五之盒,天魔茧说他的第一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大概就是幽界不需要圣母也能延续?莫非这个盒子还是灵魂交易的许愿盒,通过诱惑你产生愿望帮助你实现,最后慢慢侵蚀你的灵魂,可能天魔茧还没发现吧。九五之盒在天魔茧脑海中传达了一个讯息,赫然惊见一个画面就是释魔录。还记得当初似乎有五大奇书预言,其中就有这个,那么似乎是可以期待继天魔茧之后会有更大的魔头出现了,这样才不负整个剧的名字嘛。天魔茧反水圣母,朱雀衣怒而相对,却不料遭到地茧暗伤,随后朱雀衣逃走,地茧却让风之痕去处理,朱雀衣路上被白衣剑少所救。从这个时间点看来,地茧先将白衣剑少轰出幽界,无疑给了白衣剑少搬救兵的机会,而放任风之痕去抓朱雀衣相信也是暗中盘算。虽然后面舍脂多说风之痕魂魄已经进入沉睡,需要施法才能苏醒,所以看来之前风之痕可能并非演戏,但地茧中间作手的成分就更多了,八成是利用其中一丝不被天魔茧察觉的气息反向控制了风之痕。后面风之痕前去赴约与白衣剑少和黑衣剑少的决战,地茧在旁边观视,足矣证明地茧目的亦不单纯。而朱雀衣后面让解锋镝一探幽界,将圣母遗体带出来,圣母遗体滴落的诡异液体化成的奇异文字,自然也会被解锋镝发现。天魔茧野心与圣母仁慈治世不同,焦土魔宇才是他的最终目的,两个政见不同的人,最后你死我活是必然的道路,幽界延续不受圣母制衡后,圣母自然再也没有了价值,而地茧的理由在乎幽界的延续,非九婴的苟活让天魔茧听着十分自喜,无外乎地茧居然是个识时务的人呢,大抵是因为情绪鲜少外露,地茧的话让天魔茧还是信任八分。有时候人的冷清冷感却并非是因为无情无感,而是因为想要保护,或者在乎,而显露出来的冷淡无感,总觉得地茧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质子的身份让他一部分感情没法外露,而且不能让人找到他的弱点所在。

  另外一边练习生带着琥珀拿着药住了客栈,而没想到这个客栈居然是玉梁皇的生意,真是送上门去,至于给琥珀磨得药到底是否真假,如果是真的八成是里头掺了什么别的东西,让琥珀感受到难受,进而两人去找大夫,找大夫的途中再去埋伏。因红尘雪找夸幻问父亲死亡原因,夸幻看见了帝诏与枪樱,进而回到污山尽头,琥珀已经不见,而女萝为了报仇玉石俱焚。从剧情推断,琥珀就是天织主,而被夸幻变成宝石囚禁在污山尽头。然而解锋镝听闻的传言却是天织主暴虐无道,后因遭受天谴,招来导致恶人禁城被洗劫。现有推断,传闻一般有时候都不甚属实,也有可能是编来欺骗大众的,这个恶人没准是夸幻之父,夸幻之父洗劫了整个禁城的宝物,那么天织主可能就是因为这些宝物而遭到了别人的觊觎,为了这些宝物进而产生了一些阴谋。

  我们从开始琥珀被虩抓到他所在的山头开始看,琥珀对其中岩上的壁画产生了反应,随后练习生为了找琥珀掉到了陵墓里,然后看见了一幅烈焰图腾,还有一具石棺,找到了一卷轴兽王纪。兽王纪上头记载“伟哉兽王,御统犴野,征伐地海,精灵之长,禁城邂逅,天织王女,寄语罂粟,一生挚爱,近卫六忌,忠贞无二,战殒为爵,武勇为先,古原之战,烽火连天,奋身躯驰,鬼灾神难,中道崩殂,寒尸归尘,衣冠为葬,宝器同陪。”也就是说兽王因为大战尸骨无存,但是既然两人相爱,那么天织主应该也不是被兽王陷害了,中间当有其他人作手,但是在陵墓中练习生却没有找到所谓的宝器,显然是被人拿走了,看完以后,练习生为了救琥珀离开,但是图上的烈焰图腾却是有光一闪而过,像是被触发了什么东西。虩离开弃神谷后身上的荧惑锁链断裂,导致弃神谷崩塌,而弃神谷对面所封的便是精灵天下。由于荧惑锁链的断裂,圣君士的教父也恢复了正常,跑去找到了弑君士,说要先解决弃神谷的劫难。而精灵天下并不是被启示国度的先祖所驱逐,而是自封的,而剩下精灵则被虩消灭。夸幻之父曾经说过他有五大秘密之地,其中一者为污山尽头,那么是否可推断兽王的宝器也是在夸幻之父的秘密之地之处。夸幻在跟狂刀打完架之后,去了山海奇观,回忆到了一些事情,其中一个就是战场、兽王陵,所有的线索全都跟兽王这个联系了起来,而虩眼中的灼世烈眼又与兽王陵墓的图腾相吻合,感觉弃神类更像是犴野的人,而且琥珀的歌声对虩有莫名的引导力,但是由于部分原因都神志不清了,大抵是苏妲以及圣雄所做的事情。而夸幻之父对于自己所得的山海奇观记忆也不明显,到底是什么能力能让这些人都忘却了一部分东西呢?可能当时参战也许兽王与天织主的双方立场可能不太一致,然后两人虽然相爱却受时局所限制,而练习生也许是大战过后的混沌之气之类的的产物(神魔不许之命)。现在来看精灵族已经产生了三大种族了,一个是创造狩宇的旸神,一个是所谓精灵之主的犴野一族,还一个是天织主禁城罂粟。

  解锋镝将圆公子与鱼美人送去退隐,不过鱼美人的孩子是一个定时炸弹,能影响到旸神和夸幻两个人的元力流失,想来后期并没有这么容易就退隐了,夸幻之父知道孩子与他的联系,不会就此罢手,天魔茧也说要杀圆公子,这两人藏起来不过是避一时而已。

  朱雀衣为了圣母找上解锋镝,并且坦言剑非道双眼失明,如果用圣母遗体的玉凝脂将有双眼复原的机会,但必须找到匹配的双眼,就是灼世烈眼,而这个眼睛正好在虩的身上,这是否意味着将要将弃神类牺牲?

  墨倾池寒伤终于治愈,后续所求之道无阻碍,但却因此欠下夸幻之父一份人情,解锋镝将人情卖给夸幻意欲何在,还是为了后续当一页书苏醒取代夸幻后,墨倾池能助书大一臂之力?墨倾池从创单锋剑,到为了寻找故友的线索便是单锋剑,关键人物便是邃无端。当初墨倾池离开儒门,说是等他三天,不然的话十年后再见,说明三天后没有等到无端,而且十年后也没有见到,无故失踪,这个时间点上是否与精灵天下又有关系呢。

  邪天子变的疯疯癫癫居然是因为孤星泪的那把枪比较邪门,打伤他以后居然就精神分裂了。现在还没看见孤星泪与帝诏之间的必然联系,不过这个小哥看起来水嫩嫩的竟然是个哑巴。
解锋镝自愿跑去投靠旸神,然后说旸神你需要证明你有投靠的资本,比如说你先去跟天魔茧打一架,然后让我体会下威能。旸帝表示正好我跟幽都有亘古仇怨,也想试一试天魔茧的实力,驾着他的小坐骑就跑去了幽都。从旸神个性来看,是对自己的族人比较宽待,但是却对人类、魔族这些很鄙夷。不过说好的杀伐净世好像也没开始杀很多人,角宿儿也许会成为狩宇的异类,明显看出他不忍杀人的一面。

  练仙者得到了日月光三星镜,邀请解锋镝三天后前来观看旷世奇景,说可以打开天光之路,是否意味着仙脚之上,通过此镜所引,能开启天道之路,就是降下所谓的天迹。而之前狂刀与应笑我决斗所出现的金色蝴蝶也得到了解释,居然是金色的蛾子,这下子也不用说是司天所派蝴蝶监视的了。梦不觉如果是所谓人觉,那么练仙者可能相引来的便是天迹,至于地冥,现在还没有看到全貌的样子。浮动山城何时会介入局面,恐怕还要在后期。
  
  顺便看了一下舍脂多谢琴箕那块,我看了一眼,意思应该是这段时间有你帮助解锋镝“拯救我”,所以谢谢琴箕,而不是代替解锋镝谢琴箕对解锋镝的照顾,那也太奇怪了。我应该是没理解错,只不过是因为后头秦假仙的话让大家觉着暧昧了。